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我被穿了?! >> Chapter End

Chapter End 李砚,你的选择是?

李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地方,起码不是他最为熟悉的普拉提贵族学校的校医疗室,而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也无法给他任何相关的提示。大概是换房间了吧……李砚不是很确定的想到。

不过,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二世肯定还在上课,纳瓦乔医生一定还在想办法搞定茜茜。

就像是李砚每一次自杀失败之后那样。大家各干各的,完全把李砚的自杀当做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不过说真的,第一千一百一十八次的死亡还是没能成功,对李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不是说他还没有习惯了自杀总是失败这个残酷的现实,而是他总有种预感,这次一定会成功的,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信念……

但,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又出了差错,他竟然还是失败了。

你能理解这种失望的感觉吗?就是你明明觉得在你那么刻苦努力了一周奋发复习之后,你肯定拿个高分,结果成绩下来= =擦,连及格线都没过!

那句诗是怎么说的来着,遍寻不着,犹叹当年小蛮腰。空余恨,一身五花膘……

咳,当然了,作为吸血鬼这种神奇的种族,想要再发胖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不过,重点强调这种感觉,感觉,feeling——

于是,记忆倒带,看看是不是哪里出现了差误。

昨天是李砚的生日,是的,就他和二世两个人一起过过。李砚吹灭了生日蜡烛,对着蛋糕许愿,希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让他能够理所当然的迎来他梦寐以求的死亡。作为一个有着严重厌世倾向的吸血鬼,李砚一直都迫切的想要实现这个愿望,可惜的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诶,等等,我为什么要自杀呢?李砚躺在床上开始反思。

是啊,为什么呢?怎么以前就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要自杀?说起来自己也是要车有车、要房有房,有权有势的四有青年,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要自杀呢?

活腻了?

也许是吧,寿命漫长的确实令李砚开始质疑时间是否还在流逝,他开始惶恐以及烦躁不安。

自己具体到底活了有几百年,他已经记不大清楚了,所以他的蛋糕上永远只有一支刻着last的白色蜡烛,代表着他希望这是他最后的一场生日。

但是,当李砚再清醒之后,看着窗外大好的阳光,李砚突然觉得以前不断想要自杀自己的很二。世界那么美好,他还有无限的未来,他为什么要自杀呢?有很多事情都在等着他去做,还有人在等着他去救,他以前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不过,李砚耸肩,这就是吸血鬼,不是吗?想法每时每刻不在改变,因为他们有着漫长的生命足够他们去把任何一种想法都体验一遍。

每年的生日宴之后自己都要闹上这么一出,茜茜一定快要崩溃了吧。

这次一定要告诉她,自己已经决定痛改前非,绝不自杀了!这样大概茜茜应该就会很高兴了吧?她总是很容易被满足的。

想了很多之后,李砚决定起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胸口会这么痛。

哦,shit!他明明记得自己这次选择的是无痛的安乐死,为什么自己的胸口会绑着绷带?还是自己记错了?其实这次自己依旧还是选择了用刀子这种凶残而又原始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怎么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呢?真该死!

痛!好痛啊!擦!

李砚握着自己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艰难的从床上坐起。以后再也不能相信纳瓦乔医生的技术了,最好这辈子都不要有机会再来见纳瓦乔医生,那就是个骗子!

诶?李砚低头,发现自己身上除了绷带以外,□□的犹如新生的婴儿!!!!!!!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混蛋!李砚觉得自己快疯了。从没有哪次自杀起来之后会让他感觉这么糟糕,他的生命里出现了太多需要用到惊叹号的地方OTZ

首先,他换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其次,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之后他还是质疑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最后,他的胸口痛的就好像那不是自己的。现在,最糟糕的是,他还玩了个□□的躺在床上……

自己难道——

穿越了?!

看看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很好,没有穿越= =自己还是自己,既然那张面容在玻璃上有些扭曲,变得影影绰绰,但自己还是自己。

李砚最后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件超大号的白衬衣,除此之外外无其他。

艰难的给自己穿上白衬衣,努力无视了胸口传来的阵痛,李砚艰难的开始在地上行走,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踩在棉花上,整个人都虚飘飘的。还真是从未有过的糟糕状态。

拉开沉重繁华的奶白色大门,外面是空荡荡的向左右延伸的哥特式长廊。

长廊的那边是窗明几净的落地玻璃窗,阳光从玻璃窗里照射进来,让李砚打从心底觉得暖暖的。他□□着脚踝走在毛茸茸的小羊毛波斯地毯上,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开始缓慢的扶着墙壁走了过去。

在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琉璃门,再次推开琉璃门,就是宽敞的□□了。

而在大厅小型喷泉的后面,挂着一副巨大的油画,有整整一面墙那么大。油画里的人李砚并不会觉得陌生,青年俊美的该隐,李砚记得他在很小的时候总是做到该隐的腿上听他讲故事,他一点都不怕他,这个异血域唯一是神。

还真是糟糕,李砚想,这次自杀真的玩大了,他竟然躺在的是该隐的寝宫,这也就是说……他的身份还是被发现了!

肯定是玛利亚被该隐套出了话,玛利亚总是玩不过该隐。李砚想。

看样子父帝该隐并不打算追究自己的责任,否则自己一醒来绝对不会是面对着豪华的房间,而是守卫骑士团的拷问。不幸中的万幸,父帝一如记忆中的那么强大而又仁慈。

李砚表示,如果该隐因为父亲的事情牵连自己,他倒也一点不会觉得意外。

就是不知道茜茜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愿二世能够稳住茜茜,他可不想茜茜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进而惹怒了该隐。

该隐的宫殿一如很多年前的那样,大的可怕,也空荡的可怕。

这就像是一座华丽的陵寝,里面一个活人都没有。该隐不喜欢有很多人在他的宫殿里走来走去的感觉,所以这座宫殿里的打扫一直都是交由普拉提一人完成。那真是一个神奇的恶魔,完美到让人都怀疑他是否是一个生物,而不是机器人什么的。

看看外面的时间,李砚开始朝着他记忆里的后花园走去,如果该隐还没有改变他多年来的习惯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应该是该隐的游戏时间。

后花园,巨大的石雕棋盘,每一个棋子都有两个人那个高,棋盘就是整个后花园。

李砚不出意外的在那里找到了该隐,以及和该隐对弈的……二世?!!!!!

这么怎么一回事?OTZ

李砚觉得他这次自杀失败之后,他世界里有很多事情悄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好比他竟然看见二世在和该隐貌似熟稔的对弈,玛利亚当裁判。话说,她不是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回来吗?回归年什么时候提前了?

等等,玛利亚身后的那是谁?塞尼卡和玛雅!那两个讨人厌的家伙怎么也在。=口=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砚表示他的人生观在守着强烈的冲击。

然后,站在二楼阳台上的李砚就被该隐发现了,那个耀眼的青年冲李砚挥挥手,笑的一如很多年前,他说:“勒森魃,你醒了。”

勒森魃……多么遥远的一个称呼,李砚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个名字还会被人重新叫道的一天。

二世、玛利亚、塞尼卡和玛雅的目光也一起聚集到了李砚身上,那目光炯炯有神的,李砚真的很想说一句都快闪瞎我铝合金的狗眼了。

然后,李砚意识到,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光着两条修长白皙的腿,站在阳台上,从下面往上看,还真是风光无限呢=_,=

李砚茫然的点点头,回答:“恩,我醒了。”

“等下,我们这盘棋很快就下完了~一会儿去大厅说~”该隐笑着回答,就好像他还是很多年前那个倍加宠爱李砚的父帝,李砚也还是那个倍受宠爱的孩子,昨晚他再一次留宿该隐的宫殿,然后他早上醒来的时候,该隐正在和他的朋友们下棋。

世界静美,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风吹起李砚的发丝,棕色的,李砚这才惊醒,其实很多东西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改变了,他不再是勒森魃,吉密魑的儿子,而是Lee•巴托里,伊拉莎白•巴托里男爵夫人的儿子。

“勒森魃曾孙少爷,天凉雾重,您现在的身体不适宜出来吹太多的风,跟我回到客厅里等待他们好吗?”紫眸的恶魔出现在了李砚的身边,冰山的严肃面容,恭谦的口吻,他只对该隐重视的人才会这样。

李砚点点头,乖巧的伸手,让普拉提抱起他,一起回到客厅里。

就好像小时候那样,李砚总是不肯自己走路,非要普拉提抱着他穿梭于这座大的难以想象的宫殿。冰山脸的恶魔也总是一脸严肃的抱起自己,从未抱怨。

“您穿的太少了。”普拉提说。

“抱歉,我只找到这么一件衣服。”李砚乖乖巧巧的回答,就像小时候闯祸之后的那样。

“是我失职了,我没能提前为您准备好衣服。”普拉提回答。

“普拉提~”李砚紧紧的拥抱住紫眸的紫眸,“真好,你没有变,我很想你。”李砚讲头埋在普拉提的胸口,小声说道,蹭蹭。

“我也很想念您,曾孙少爷。”紫眸的恶魔回答。

所有人都以为普拉提是不近人情的可怕恶魔,只有李砚知道,普拉提其实有一颗温暖的内心,他就像是父帝该隐一样,强大而又温暖,为保护自己重要的人,坚强的挺立在民族的前面。

……

客厅里,穿戴整齐的李砚和已经下完棋回来的众人相视无语。

不知道为什么,李砚总觉得塞尼卡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古怪。嘛,仍谁看见自己以为已经死了儿时竹马再次出现自己面前,大概都会很古怪吧,李砚想到。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砚开口。

“恩?”玛利亚一愣。

“你还记得什么?”该隐笑着问道。

“唔,我第一千一百一十八次自杀失败。”李砚笑的尴尬。

“之后就没了?!”塞尼卡有些失控的吼道。

李砚一脸的诧异,点点头:“我应该还记得什么别的吗?”

“好比吴彦……”玛雅至今都不是很愿意相信自己双胞胎兄弟的鬼话,什么吴彦已经回来了却又死了,他甚至连吴彦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太荒谬了!

“吴彦?那是谁?”李砚皱眉。

“我们儿时的伙伴之一,不要告诉我你连这都忘了!”塞尼卡很显然是以为李砚在装傻。

“儿时的伙伴?”李砚更加的诧异了,他不是装傻,而是真的觉得很茫然,“你是说在布蒙贝亚公主大街上的那些孩子?这个吴彦是谁家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你确信他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不,他一点都不重要!”卡瓦利尔二世抢先开口,并强调,“一点都不重要。”

也是。李砚想到,他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对塞尼卡和玛雅没有多少好感,所以他们刚刚说过的话,他选择直接无视。

“好久不见,父帝。”李砚说,他好像这才回归状态。好比他是罪人吉密魑的儿子,而他此时此刻面对的是他欺骗了好几百年有余的血族最高统治者。他们此时可不是真的像小时候那样,随随便便的开个属于朋友间的下午茶。

“好久不见。”永远保持着青年状态的该隐说道,“你长大了。”

“而您一如既往。”李砚回答,“我很想念您。”

“我也很想你。”该隐笑的很高兴,他回答说,“我的孩子,你回来就好。我帮你把你在布蒙贝亚公主大街的房子重新翻修好了,你一定会很高兴看到。”

“这大概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李砚回答。

↑还记得吗,李砚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他才过了自己的生日。

“……你觉得你这次昏睡了多久?”该隐终于发现李砚忘记的不只是吴彦。

“三天?五天?总不至于我睡了一个星期吧!”李砚说道,也只有这样才会惊动茜茜请出该隐。是的,李砚觉得也许该隐能够找到自己不是玛利亚招供了,而是茜茜担心自己,于是自投罗网了。

“是整整快要两个月,亲爱的。”该隐回答。

“也就是说……”李砚有些不可置信。

“要不你小子以为我为什么能够出现在这里!”永远萝莉的玛利亚挑起下巴,“回归年已经开始了,白痴。”

“OMG!”李砚抱头,然后他怪叫了一声,他忘记小心他的胸口了。

“你不觉得在我面前感叹上帝很违和吗?”该隐好脾气的叠腿回答。

“我错过了我的考试,怎么办,父帝,我错过了考试,擦,这也就是说我还要忍耐怀特那个死变态整整一学年啊……为什么我没有自杀成功TAT我不要活了/(ㄒoㄒ)/~~整整十二年的努力一朝付诸东流,子啊,请带我走。”李砚内牛满面。

“……”在场的众人一起默了。

“没有关系,我的孩子,我想怀特侯爵会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你大开绿灯的。”该隐开始安抚已经陷入自我意识难以自拔的李砚。

玛利亚用眼神如是说——无耻啊无耻,李砚本来就已经过了好不好!

该隐笑着用眼神回答——彼此彼此。

“哦,我最爱你了~”李砚跳了起来,之后他用迅速的从空中掉了下来,没能如愿的扑到该隐,因为此时他正捂着胸口疼的想要打滚。

卡瓦利尔迅速赶过来来查看李砚是否安好。

塞尼卡和玛雅从始至终都在沉默,他们彼此交换了无数个眼神,但谁也没能分析出有用的信息,又或者是正确的真相。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吴彦瞬间变成了李砚,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当年到底是谁死在那栋房子里……有太多问题困扰着他们。但均未得到解答。

该隐看着眼前的这一出闹剧,心情很好的开始喝普拉提递过来的奶茶,他笑着对玛利亚说:“这就是我喜欢勒森魃的原因,他永远都像个孩子那么快乐,并且带给我快乐。”

玛利亚笑着点头,优雅的表示了对于这位血族最高统治着的赞同。

然后悄悄用眼神鄙视——是比你这个喜欢装嫩的家伙好。

该隐用眼神回答——总比某些想成熟都成熟不起来的好。

玛利亚完败。

“那么,李砚,你现在有两条路。”玛利亚在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坐正,突然很一本正经的开口。

“恩?”李砚眨眨眼,有些状况外。

“A.搬去该隐为你翻修过了的位于布蒙贝亚公主大街的房子。”玛利亚竖起一根手指,“B.搬去东大陆和拉杜住在一起。他前不久刚刚给我写信说,很欢迎你去东大陆做客。”玛利亚再次竖起了一个手指。

两条路,就这样突然摆在了李砚的面前,不容置疑的二选一。

是回西大陆查清楚当年的真相,还是去东大陆接受拉杜的帮助,先丰满自己的羽翼,备战千年祭。

“我为什么不能选择继续留在王城?”李砚皱着眉开口。

玛利亚和该隐互相看了一眼,好像在商量着什么,最后由玛利亚开口:“因为你在这里并不安全,事实上,你胸口的伤并不是源自于你的自杀,而是有人行刺。而如果留在该隐的宫殿里,会很不方便,我也不能再带着你离开异血域,逃避永远都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谁这么凶残,连昏睡的人都不放过!”李砚震惊了。

“……”在场的众人再一次哑口无言。

“他一直都是这么的,永远看不到问题的重点吗?”不知道弱弱的问了一句。

之后,所有人都心里有数。是的,李砚一直都是这么的,抓不住重点。

那么,到底该选择那一面呢?东西只有左右两条路,是高调的回归引来更多的不安定因素,还是先寻得拉杜的庇佑以图来日再战……

李砚,你的选择是?

※※※※※※※※※※※※※※※※※※※※

李小受会选择什么呢?XD

下部再为您解答,咩哈哈

于是,某最后决定的是重新开一部吧,因为毕竟后面的内容就和这文的题目不怎么符合了OTZ

至于下部的开坑时间……呃,不定。

二月一号某确实要开新文,不过是一篇同人,远目。所以这文的下部什么时候开,还真说不好。唯一能够保证的是= =这文是一定会开下部的。

开了个同人耽美的新文,好之口的亲请一定要要支持哟~顺便,不好这口的亲,也请捧捧场吧/(ㄒoㄒ)/~~

《我被穿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燃文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燃文网!

喜欢我被穿了?!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我被穿了?!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被穿了?!最新章节 - 我被穿了?!全文阅读 - 我被穿了?!txt下载 - 雾十的全部小说 - 我被穿了?! 燃文网

猜你喜欢: 狂医废材妃贵妃多娇媚夜来公主香寻找异能之主正妻逆袭系统(快穿)完美转世以后继母难为我,会算命,不好惹[穿书]小逃妻贵妃裙下臣追妻你就拿命来咸鱼皇妃升职记始乱终弃了师尊后四界柳楚传有琴何须剑神尊屠天蜜罐里的娇美人位面餐厅[经营]媵宠从农为商天命为凰飞升失败四次后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蓁蓁美人心神魔之玥上为尊
完本推荐: 无路可退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闺中记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画春光全文阅读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炮灰通房要逆袭全文阅读逢春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恐怖游戏实测指南全文阅读白色橄榄树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神话版三国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西游之大道宝瓶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绝地求生之玩家公敌港九本色清穿之康熙家的小宠妃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诸天降临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从武侠剧开始战锤巫师修仙从华娱开始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东晋北府一丘八人在东京抽卡降魔基因大时代一世高手红楼之群英荟萃挣今朝大庭叶藏的穿越超级保安在都市完美世界之武魂码农修真

我被穿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被穿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被穿了?!txt下载手机版 - 雾十的全部小说 - 我被穿了?!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