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第九章 杀人

木匠刚刚让长安劈了一下午的柴,美其名曰教他用锯子,可劈柴都是拿斧头的,斧子和锯子有个狗屁的关系?长安再傻也知道木匠这是用他做白工,他嘴上没说什么,把木匠让劈的柴都劈了,磨了一手大血泡。

木匠脾气很不好,只有每次从哲言那里回来的时候,会有那么一时片刻,对长安的态度稍微软化一点。木匠还有一个斜眼女人做老婆,也许是她天生眼斜的缘故,长安总是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有好几次他都看见木匠老婆在后面对着他冷笑。

虽然木匠什么都没教给他,但长安也不大着急,他本来就对木工没什么兴趣——锯子和凿子,能让他好好地、安安稳稳地活着么?

每次想到这里,长安又总会苦恼起来,他几次三番想和哲言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是真见了哲言,又说不出口。

在哲言看来,木匠恐怕是世界上第一等高贵的人,长安总觉得,每次哲言早晨送他出门的时候,那眼神里都满怀虔诚,好像他不是去学木工,而是去成仙了!

当天晚上,长安没敢立刻回家,怕哲言看见他的手大惊小怪,他自己偷偷绕到了木屋后面的小河边上,揪下一棵刺头草的草茎——这东西晒干了,是人们平时拿来修屋顶的,非常坚韧,旁边有毛刺,稍不注意,就能把人刮出一条口子。

这小孩坐在河边,把草茎洗干净了,一声不响地用刺头把手上的血泡一个个都给挑了。

疼是疼,可长安惯常三灾九病的,也习惯了,他觉得可以忍受。

挑完了血泡,长安把手放在冰冷的河水里浸泡了一会,火辣辣的感觉淡下去不少,消肿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

等他处理好自己的小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长安这才站了起来,才准备回家,却发现哲言偷偷摸摸地从家里的后门出来了。

长安仍然没怎么长个子,人在河边大石头后面,被遮了个严实,别人很难发现他。他不知怎么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动。就站在那里,看着哲言的脸色像个鬼一样难看,白得发青,只有咳嗽的时候,会泛起不详的殷红。

哲言抱着一卷草叶,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布条,把这些东西一起放火烧了。

长安身上没一个零件是好的,唯独眼神不错,他清楚地看见,那些草叶和布条间沾着血迹。

大概是被烟给呛到了,哲言突然大声地咳嗽了起来,他整个人伏在地上,就像一个瘦骨嶙峋的幽灵,略微显得干枯的头发垂下来挡住脸,黄昏下分外可怜。

咳嗽的时候,细细的血就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流,哲言咳得脸红脖子粗,连眼泪也下来了,他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慢慢燃起的火光,脸上似乎带着一丝不详的死气,表情又是愤怒,又是不甘心。

长安没敢动,他突然无师自通地冒出了一个想法——哲言是要死了吧?

没有人教过他什么叫“死”,但是以前部落里的一个老猎人出去打猎的时候,叫狼咬断了一条腿,他年纪太大了,儿子们早嫌他是个累赘,也没人管他,很快就死去了。

长安看着他被人从帐篷里抬出来,脸上生长着古怪的斑,头发脱落了不少,双目大睁,却浑浊得吓人,蛆虫在他的身体上爬来爬去,浑身散发着一股腐臭的气味。

长安才知道,原来那就是死了,不能再活了。

他由此不知为什么,对死亡有种执拗的恐惧,尤其长安依然清楚得记得,他小的时候,那些人是怎样说他活不长的。

长安想得没错,哲言的确快要死了,他终于没有能熬过那年的冬天。

那个冬天冷得特别,好像不管生了多少的火,也依然寒冷得能把人的血也冻成冰。外面人心惶惶,都在说山那边的雪狼部落里头出了大事,首领的一个亚兽儿子突然六亲不认,不知怎么的,竟然宰了他的阿爹阿妈并几个兄弟,成了新的雪狼首领,实在是下得去狠手,是个叫人鄙视又佩服的人物。

他们说到“弑父”这个词的时候,既畏惧又鄙夷,然而从长安这种不懂事的小孩的眼光看,拿刀子宰了亲生阿爹,跟等他老了不管他,叫他自己出去打猎然后被狼咬死,也没什么很大的分别。

反正结果都是一个,就是阿爹死掉了嘛。

长安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愿意阿爹死掉,他自己就不愿意。

那天阿妍在旁边,担心地看着他,长安就蹲在哲言的床边,看着哲言奄奄一息地躺在草席上,心里有一块地方很堵,又酸涩又茫然。他活在人世间还不满七年,这样看来,一辈子都是和哲言在一起的,长安想象不出来,以后没有哲言了,该怎么办。

于是他带着一点期冀,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他的养父提出了要求。

长安问道:“哲言,你不死行么?”

阿妍发出一声抽泣,哲言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抬起眼来看着他,张开嘴,发出一个嘶哑的单音:“你……”

这一个字差点要了他的命,他张大嘴,急促地喘息着,眼神都涣散了,可遗言没有交待完,哲言死也闭不上眼,他那涣散的眼神又奇迹似的重新凝聚了起来,凝聚在了长安的脸上。

“你要……要当个好木匠!”

他这样嘶吼出来,双目中冒出诡异的亮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地攥住了孩子细瘦的手腕。

阿妍按住长安的头,小声急促地催促着他说:“点头,孩子,点个头。”

“可我想学刀。”长安这样想道,他感觉自己一辈子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哲言不要死,可是哲言不答应他,另一个便是学刀,却仿佛……也离他越来越远。

但长安终于还是没能把这句话说出来,他觉得如果自己那么说了,哲言一定会像那个死了的老猎人一样,睁着眼睛不肯闭上的,多么可怜呢。

在长安小小的心里,痛苦得快要死了。

哲言见他点了头,终于安心了,捏着长安的手腕,做了一个往阿妍的手里递的动作,嘴里说:“阿……”

阿妍连忙双手接过长安的小手,哲言看了她一眼,就像是完成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件事一样,头一歪,断气了。

那股弥漫的悲伤像是决了堤似的,顷刻间就不分青红皂白地笼罩在长安身上,他懵懵懂懂地明白了什么叫做生离死别。

小孩的一双脚踩在地上,像是生了根,就像一头固执地守卫着自己地盘的小野兽,不管阿妍怎么劝,也不动地方,就是不让别人把哲言抬走。

谁过来他就用凶狠的眼睛看着谁,好像要扑过去咬人家一口似的。

最后竟然连首领都惊动了,首领终于叹了口气,对别人说道:“你看那个哲言捡来的孩子,虽然不知道哭,但还挺重感情。”

他说完,想了很久,而后叹了口气,给长安下了一个断言,首领说道:“这是个好孩子啊!”

最后,部落里的大人们终于没了耐心,一个成年兽人一把拎起长安的后颈,就像是拎起一只刚出生的小动物那样轻松,然后在他的后颈上用三根手指一捏,就把他给捏晕了。

等长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哲言就没了,他们把他安排在了阿妍那里。阿妍是个好女人,一直希望长安是她的孩子,可是她代替不了哲言,没有人能代替另一个人。

长安按着哲言那可笑的遗愿,依然每天清早就去木匠那里,有那么一阵子,他觉得自己几乎已经放弃了学刀那个遥远的梦想,只有在木匠出远门的时候,他才有机会放个假,到林子里去看武士们训练。

如饥似渴一般。

可是木匠依然不教给他任何东西,甚至在哲言死后,变本加厉地怠慢起他来。

这一切,长安都用瞒着哲言的方法瞒着阿妍——阿妍比哲言还容易大惊小怪,看见他流鼻血就会手足无措,看见他身上有伤口,会捧着没完没了地掉眼泪。

终于,长安在木匠那里又勉强待了大半年,木匠不教他东西,他就偷偷地学,趁木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去摸那些工具,捡木匠扔了的东西练习,他对人的动作就是天生的敏感,木匠的每个动作他都记在心里。

尽管不愿意——但他答应过哲言,要成为一个好木匠。

然而,就在这个夏天,长安刚刚满了七岁,他背着比他人还要高的巨大的水桶给木匠的老婆背洗澡水,被木匠恰好来访的一个远房亲戚看见了。

那人打量了他一眼,有些好奇地对他轻慢地招了招手:“小孩,过来我瞧瞧。”

长安不好得罪他,慢腾腾地挪过去,木匠的亲戚看了他两眼,懒洋洋地问道:“你就是路柯的徒弟?叫什么名字?”

长安本能地感觉到他没什么好意,于是只是仰头看着这个人,一声不吭。

木匠亲戚就和木匠嬉笑着说道:“你看,你这徒弟是个哑巴。”

木匠不耐烦地对长安摆摆手:“干你的活去,滚吧。”

然而大约是认为长安不懂,他还没走远,木匠就轻蔑地对他的亲戚说道:“这是以前玩过的一个小骚货硬要塞给我的,也不知怎么的,当时脑子一热竟然答应下来,给自己弄来这么个小拖累,还是个小病秧子,晒不得冻不得,敢情是到我这当少爷来了,唉!”

长安脚步一顿,低垂着头,小脸埋在自己的影子下,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一顿之后立刻继续往前走去,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然后他拐了个弯,偷偷地站在墙后面,有意地偷听他们说话。

木匠亲戚别有深意地“哦”了一声,压低声音笑道:“想必滋味不错,都叫你找不着北了。”

木匠满不在乎地说道:“男的,长得是不错,销魂倒不见得,那处都让人给干松了,不过……叫唤起来是别有一点味道。”

木匠亲戚便笑起来,说道:“要我说,你早该休了这斜眼老婆,再娶个新的,不然哪至于出去找个这样下贱的亚兽男人?”

木匠便沉沉地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快别提那贱人,我真想找个机会弄死她,她看人那眼神我都起鸡皮疙瘩,不过出去消遣几回,她就憋着劲地给我找不痛快,你猜怎样,我那天看见那个哲言咳得吐血,吐出来的都是紫色的血,跟那贱人的哥哥死法一样……唉,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毒下过去的……”

长安听到这里,终于重新背起木桶,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他心里冷冷地想道:原来是木匠和他老婆害死哲言的。

就在这天晚上,长安干完了活,木匠挥手让他滚蛋以后,长安并没有回阿妍的家。

他爬上了木匠家不远的一棵大树上,藏在浓密的树冠里,一直等到天黑,看着木匠家的灯都熄了,人声也听不见了,这才从树上爬了下来,偷偷钻门缝,挤进了木匠家的院子里。

长安找出木匠平日里用的树胶——据说那是从一种特别的“胖墩树”上练出来的,若是黏在人的指头上,非要扒掉一层皮才能分开。

长安像一只小猫一样,浑身上下一点声音也没有,他拿起刷子,拎起树胶桶,将木匠家的窗户缝门缝全都抹了一遍,一条一条地拿薄木头条的废料把缝隙封上。他干这活相当地有耐性,一层刷完,又刷一层,足足刷了七八遍,把整个一大桶树胶都给用光了,这才坐下来歇了一会。

这一番活干下来,他整个人,从里到外,便全都被汗给浸透了。

好半天,长安才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爬起来,镇定地从厨房中偷了打火石,把院子里的木头废料围绕着木匠家摆阔的房子放好,然后一堆一堆地点了。

他做完了这一切,一点也不慌张,也没有逃跑,反而爬回到了大树上,坐在那里等着看。

部落里,有钱的住在石头屋里,上面用大篷布或者兽皮盖了,装上重重的门帘,叫做“帐篷”,例如首领家。

贫民百姓,便用茅草随便搭一个棚子遮风挡雨,便如同阿妍家。

唯有木匠独树一帜,自命不凡,用纯木头做了这么一间房子,显得十分与众不同。

当然,这烧起来,便更加与众不同了。

木匠家的门窗都被封死,木匠全家除了女人之外,便只有亚兽,没有一脚踹烂木头墙和门的力气,那天晚上,哀嚎声传出去二里地,凄厉得惊动了整个部落,可是人们赶来时,火势已经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再要救,是来不及了。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匠他们,不过一会,就活活地烧死在了里面。

长安这才仿佛放了心,从树上滑了下来,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木匠待他不好,没有恩德,背地里对哲言不干不净,还害死了哲言。

长安想,哲言养大了自己,那么自己给哲言报仇,也是理所当然的。这小孩心里没有丝毫的愧疚,他甚至觉得自己做得很漂亮,唯一让他难受的一点是……他没地方学木工了。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大佬们为我火葬场[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换亲后我成了亲姐姐的对照组从农为商红楼之夺爵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媵宠领主基建日志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重生之修仙日常贵妃裙下臣[红楼]公主自救手册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帝王娇宠[红楼]养女送子极品飞仙我在古代建设领地夜来公主香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元希修真录修罗姬我怎么成了贾元春上神徒弟是病娇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蓁蓁美人心人鱼媳妇超厉害
完本推荐: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和你的年年岁岁全文阅读锦衣卫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撒娇福晋最好命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辟寒金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妄人朱瑙全文阅读不乖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无爱不欢全文阅读山河盛宴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一妃虽晚不须嗟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全文阅读有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龙皇绑定天才就变强催妆满级绿茶被迫逆袭[快穿]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重生之实业大亨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霸天武魂最强小农民红楼之群英荟萃帝霸极限伏天召唤师他从不落单忍界决斗场我这糟心的重生东晋北府一丘八相声界的扛把子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从武侠剧开始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潜伏在大清斗罗世界的忍者道祖,我来自地球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大唐扫把星六零医妻有空间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