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第十七章 亡客

第十七章 亡客

华沂知道,连日在密林中赶路,可能让他的伤口化了脓,胸口那一道被兽爪抓出来几乎见了骨的伤口方才在打斗中撕裂了,看来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了,只能忍着,直到跟他的人汇合。

这一次并不是他遇到的最危险的时候,华沂并不慌张,一切还在掌控中,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等着那股钻心的疼过去。

十年前,在艰辛地摆脱了那些来自他出生的部落的追杀者们之后,华沂并没有躲起来,他选择成了一个“亡客”。

在这片蕴藏着无限危险的大陆上,每一天,都会有无数胆大包天地想要一鸣惊人的年轻人加入“亡客”的队伍里,他们进行最严苛的修行,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拿别人不敢拿的钱,出手必是生死一线,到手必是富贵无双。

只要有钱,付得起代价,便可以经由亡客的手,买到任何东西。

然而这些胆大包天地年轻人们通常很快就会死去,亡客们过得并不是随心所欲的日子——他们火中取栗、九死一生。

如果没有不逼着自己变强大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的心态,他们大部分难以活过头一次次任务。

这就是当年的华沂给自己选的路。曾经单纯又喜欢操心的少年慢慢从中学会了潜伏、怀疑、谨慎以及在绝地里永不放弃地寻找生机。

一个能活下来十年的亡客,他会把自己的名号变成那个生死边缘的世界里的传说。

亡客银牙,他的身影遍布整个北方大陆,从这个名字被人知道开始,从未失手一次,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他曾经叫华沂,曾是是宇峰山下,那雪狼部落的前任首领最小、最善良的儿子。

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亚兽少年此时终于动了,他就像是某种猫科动物一样,走路的时候脚下没有丝毫的声音,好像一晃眼,他就到眼前了。少年在距离华沂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看见华沂握着短刀的手背上的青筋——知道对方依然对自己十分戒备。

少年将双手摊出来,放在身前,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然后他蹲了下来,目光直视着华沂略带血丝的眼睛。

他在满地的兽人尸体中,丝毫不显得局促害怕,也并没有试图用笑容来拉近关系。少年仿佛把华沂当成了一只受伤的野狼,他缓慢地调整着绵长清浅的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神清澈而坚定。

片刻,华沂眼中杀意渐渐消退了一些,大概是觉得自己跟这么一个年轻的亚兽大眼瞪小眼有点傻,他恢复了那种憨厚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狡猾的笑容,用一种虚而不弱的声音,口气有些恶劣地问道:“怎么,你想跟我说什么?放心,你这样的亚兽还不值当我动手……”

少年毫不理会,径自道:“十几年前,你在外游历的时候,见过一个抱着小孩的人,你救了他一命,给他打了一头角鹿,记得么?”

华沂一愣。

少年接着说道:“那个小孩就是我,我叫做长安,哲言说让我记得报答你,现在你有什么愿望么?”

华沂的伤口疼得他直打冷战,对方说的话听起来实在太离奇,便忍不住脱口问道:“哲言?什么哲言?”

长安被他的老师北释赶下山以后,先是去看了阿妍,给她放下了很多食物、花还有一张十分珍贵的大蟒皮,那样个头的大蟒不容易打到,她拿了,可以和别人换很多东西,足够她好好地生活很久,然后他便又离开了。

他想不通北释让他到山下找什么,山下都是人,即使野兽也比宇峰山上的弱很多,哪里有能磨练他的东西呢?

长安没找到,便一直四处闲晃,他没有什么跟别人交流的欲望,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便像个野人一样在林子里打猎、练刀,过得简直是和宇峰山上一样的日子,完全不能体会他那老师想让他接触人群的苦心。

然而长安心里毕竟还是惦记着他那“救命恩人”的,他七岁就上了宇峰山,这些年认识的人一个巴掌能数过来,有仇的让他干掉了,有恩的却没来得及报。

“找一个手上有银色兽纹,名叫华沂的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这是哲言在世的时候交待过长安的事,一天做不完,他便一天不安心。

只是大陆大得没边,找一个人实在太难。

这简直已经快要给长安造成了苦恼,却没想到,在他这样闲晃了大半年以后,竟然就在这么一个荒郊野岭的迎客屋里遇上了他要找的人。

华沂却一时想不起这件事了,但在长安直言不讳地问他有什么愿望的时候,男人还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他伸手在地上撑了一下,疼劲过了,伤口稍微有一点麻木,华沂贴着迎客屋的墙壁坐了下来,随口调笑道:“你要怎么个报答法,以身相许么?”

长安神色淡淡的,他的脾气早就被北释磨出来了,所以对方这样出言不逊,他也没有生气,只是指着华沂的伤口道:“要帮你么?”

华沂闻言,再次看了他一眼,正对上亚兽少年那平静无波的脸,他突然觉得有些没意思,便敛去了笑容,沉默了片刻,说道:“多谢你,小兄弟,若是不麻烦,那就……给我生个火吧?”

长安默不作声地将地灶坑里的火堆点了起来,华沂便将他的小刀在火上烤了一会,随后一刀将伤口上已经化脓的烂肉割了下去,脸颊抽动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噗嗤”一声掉进了灶坑里,然而他忍住了,一声没吭,将随身的伤药往伤口处撒去。

华沂的牙关咬得太紧,连嘴唇都白了。

小小的迎客屋里一时间悄然一片,只有男人压抑的、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地灶坑里面受了潮火柴的发出的“噼啪”声。

不知过了多久,华沂才轻轻地吁出口气来,他突然间有了一点隐约的印象,记起了那好像是当年他在试炼途中的事……当时他确实遇到了一个断臂的亚兽和一个婴儿,而也就是那件事以后,他有了“傻大个”这个名字。

华沂偏过头,扫了一眼安静地坐在一边的长安,声音稍微放软了一些,问道:“你说的是……一个断了一条胳膊的男人?”

长安点头道:“那就是哲言。”

华沂低低地咳嗽起来,好半天才平息下来,哑声问道:“那……那个哲言,他现在怎么样了?”

长安垂下眼,随手拨弄着灶坑里的火堆,答道:“哦,他先是像你一样咳嗽,然后就死了。”

华沂:“……”

他发现这怪孩子有点不会说人话。

华沂上下打量了长安一番——男人和婴儿对他来说都是太久以前的事,面孔都已经模糊,他只记得那孩子是小小的一团,一只手就可以抓起来,哭声也很微弱。

看来他现在长大了,也依然不怎么威武雄壮,而且好像身体不怎么好,夜色衬托得他脸色越发苍白起来,叫华沂想起那种南方才有的、在极高的温度里烧制的瓷器,又华美又脆弱,一碰就碎了。

“你有什么愿望?”长安见他发起呆来,便又问了一遍。

华沂笑了笑,摇摇头,从包裹里拎出一卷白布的绷带,随口说道:“那你就给我绑个伤口吧。”

长安将绷带接了过来,单膝跪在他身边,手法十分熟练地止血绑绷带。这叫华沂有些吃惊,一般而言,亚兽人不用打猎,不大会离开自己的部落,也很少会受什么严重的外伤,有些人甚至一辈子也没见过血。

华沂偏过头看着低着头、一丝不苟的亚兽少年——他那认真的表情仿佛是在做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业一样,低着头,领口露出一小段红绳,下面拴着一个若隐若现的骨牌。

华沂便忍不住问道:“你是医师?”

长安摇摇头。

华沂还想再问什么,长安的手却突然一紧,华沂没想到这亚兽少年竟有这么大的手劲,一下子勒得他险些喘不上气来,表情都扭曲了一下,长安却已经飞快地打好了结,说道:“这样行动利索,止血。”

华沂一时说不出话来,但是确定了这家伙绝对不是个医师,不然病人十个有八个要被他活活治死。

长安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继承了北释那一手杀人不见血的庸医本领,他殷切地追问道:“你还有哪要治么?”

华沂慌忙摆摆手,不敢再劳动他大驾。

长安却执着地说道:“这不抵命,你还有别的愿望么?”

华沂好半晌才缓过一口气来,他一头冷汗地看着那坐在一边的古怪少年,挑挑眉,问道:“我有的是愿望,问题是你能做到什么呢?”

长安大言不惭地说道:“你说,我总有办法。”

华沂轻声道:“叫你杀人也可以么?”

长安听了,正襟危坐起来,好像是接到了什么正式的委托,身体还往前倾了倾,十分一本正经地问道:“杀谁?”

华沂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随手将随身带的一块芽糖剥了,放在他手里,摆出了一副正直又温和的表情,对长安说道:“还是吃糖吧,年轻轻的孩子……没事好好的,杀人做什么?”

长安把糖含进嘴里,一双眼睛好像刺穿了这男人百变的脸皮,一直刺到他心里似的,叫华沂一刹那间忍不住避开了他的视线。

长安觉得,华沂在说出“杀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分明是含着杀意的,那种绷得如紧紧的弦一样的杀意长安是熟悉的,他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是华沂真的想杀死的。

华沂径自收拾好地上的包裹,披上蓑衣,扣上斗笠,一边往外走去,一边说道:“行吧,我还有些急事,不能带你,自己保重吧,将来我们有缘再见。”

他说完,头也不回,便大步走入了雨中。

兽人的脚程,不是亚兽能赶得上的。华沂把与这少年的萍水相逢当成了一件新鲜事,他想,如果他自己能活到老,有一天能了却所有的恩仇,幸运地有自己的家,脚底下围着一堆流着鼻涕、像他当年一样什么也不懂的小家伙们的时候,就能对他们讲起这个大雨之夜的奇遇,和那个有一双花瓣一样眼睛的奇怪的少年人。

那少年好看得就像是古老传说里走出来的精魅或者仙人,可说起话来却直眉楞眼的,带着一点傻乎乎的劲,挺有意思。

他绕过了一个部落,整整一宿没有停下脚步休息片刻,就在这一天将要破晓的时候,华沂听见自己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猛地一回头,竟然发现那个迎客屋里的少年竟跟了上来,还扛着他那疑似装了个大房梁的包袱。

华沂有些惊愕,没想到这孩子倒还有点外才小本事,竟然这样也能跟上他。

可是他知道前路十分艰险,要是叫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跟上,分明是害了他。

华沂想到这里,便突然化了兽,银色的巨兽威风凛凛,神奇地甩了一下身上的毛,随后在大雨中奔跑起来,要把那少年甩下。

每次化成兽形的时候,华沂都要怀疑,为什么他们还要保存人形,为什么要留着这样弱小的一面,野兽的身体、骨骼、肌肉都要比人类的有力得多,只有化成巨兽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那种奔跑带来的畅快淋漓。

华沂不明白,他们既然可以这样,为什么还要和那些亚兽与女人一起组成部落,平时以人的形态出现……人,有什么好的?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甚至又途径了几座迎客屋,这一回,华沂没再停留。

天开始蒙蒙亮了,雨也小了许多,地面却愈加泥泞,就在华沂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走出了这一片林区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低吼。

华沂脚步不停,却当机立断地猛地往右前方一扑,正好躲过了那只从侧面扑出来的巨兽。巨兽一口咬空,再一次发出咆哮,一时间七八只成年兽人从树丛中冒了出来,敢情是早在这里等着他的。

看来不打一架,是不行的了。

华沂暗自叹了口气,停下脚步,有力的前爪踩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印子,然后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獠牙。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不小心攻略了男主师尊假酒的自我修养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海王在修真界搞基建奇怪的先生们元希修真录位面餐厅[经营]夜来公主香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向师祖献上咸鱼狂徒娘子,求合作(探案)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上神徒弟是病娇大佬们为我火葬场猫系反派的日常长蓁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烈火浇愁女配是男主的(快穿)宫斗不如养崽崽魔妃独尊仵作娇娘六爻极品女仙
完本推荐: 这世界疯了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寸芒全文阅读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无路可退全文阅读沈家九姑娘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天命为凰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名门医女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逆剑狂神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诡异流修仙游戏傅总的追妻火葬场超级保安在都市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武炼巅峰传奇浪潮十八年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重生之绝世废少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红楼之群英荟萃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星球大战:白银誓约我只想自力更生子夜不眠待君来用xp系统打造魔王城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道祖,我来自地球极限伏天造化神宫我是女炮灰[快穿]相声界的扛把子最强小农民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玩家超正义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我在末世卖麻辣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