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第二十二章 敌我不分

第二十二章 敌我不分

华沂将那兽人的尸体拖进了不远处的树丛中,并不费心隐藏,一脸冷漠的事不关己。

然后他不慌不忙地把头上的斗笠扭了扭,继续往前走去,这回也不赶路了,他慢悠悠地往前晃去,随着他们离那长惨烈的部落战争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远,华沂甚至还有暇哼起荒腔走板的小调来。

长安好奇地看着他,终于发现了这位“恩人”的古怪之处——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

他于是问道:“你为什么一会说没本事救,一会又出手?”

华沂的脸皮抽了抽。

长安却径自点点头:“北释说这叫做口是心非,就好比嘴里说着喜欢这个人,心里其实很讨厌他,嘴上装作不以为然,心里却很喜欢,女人尤其如此……为什么你也这样?”

华沂想说“你自己听听,你问得这叫人话么”,然而他看了长安一眼,却又啼笑皆非地不愿意这样说了,面对长安,他发现自己似乎总是发不出脾气。

“这道理你都想不明白么?”华沂顾左右而言他地翻了个白眼,故作高深地忽悠道,“你这无知的山里野孩子,知道我唱得这首曲子叫什么么?”

长安诚实地摇摇头。

华沂道:“这是极寒之地的一个小调,是那些鸟人们唱的,你看他们的脑袋都那么小,自己也觉得小得不大成体统,所以每到过节的时候就会在脖子上插一圈的花,把自己扎得像个扁脸向日葵,摇晃起来能笑掉人的大牙。知道他们唱得是什么意思么?”

长安的注意力很容易就被新鲜的事转移了,他看起来好像忘记了自己刚刚的疑问,顺着华沂的刻意引诱问道:“什么意思?”

“鸟人能唱什么?肯定是下蛋那点事嘛!”华沂其实自己也不明白有翼兽人特有的语言,只是凭空臆测,顺口胡诌来糊弄长安,眼见那少年竟然还颇觉得有道理的模样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他便接着胡说道,“鸟人这种东西,说来也可怜,他们族的人,不管男女老幼,全都是从蛋里爬出来的,人长得就怪胎,化成了兽类,也依然是怪胎,这世上只有他们那一小支的人,一小支的同族,整日得躲避着别人,生活在那极寒极北的地方,与古怪的□□为伍,也怪可怜的。”

长安居然信了他的鬼话,还听得十分仔细,听到这里抓住了关键问题,问道:“那天他们嘴里吐出来的是有毒的东西?为什么有毒的东西能含在嘴里?那些兽人为什么又和他们在一起?”

只要长安别愣头愣脑地问一些叫人不知怎么回答的问题,华沂是非常愿意和他说话的。他每次看见那双如同记忆深处的眼睛,心情总会变得很好。

华沂见他已经忘了刚才的事,便立刻从善如流地解释道:“鸟人全身上下、连血里都带着毒,以毒攻毒,自然不怕他们自己做的药。所谓结盟不过利益趋同,然而纵使一时结盟,又有谁是真心相信他们的呢?非我族类,始终是要防着一手的。”

以前没人跟他说过这样复杂的事,长安听了,皱着眉思考了一会,觉得这件事很没有道理——有的人眼睛大,有的人鼻子长,有的人嘴小,人人长得都不一样,为什么别的地方大大小小都没关系,唯独脑袋小就是非我族类呢?

难道是因为脑袋比别的地方都重要一点么?

“当年十二天神开辟天地,令极寒之地有鸟人,大陆之上有兽人,大海之中有鲛人。不同地方的人群信仰不同的神,神若能相安无事,人便也相安无事,神若拌嘴开战,人便要横尸千里,血流成河。”华沂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疑问,他就像个非常靠得住的老大哥一样,声音低缓地解释道,“而后传说这十二真神相继坠落,天下大乱,地上冰冻千里,海上死鱼成群,侥幸活下来的人们再没有信仰,再不用因为神而彼此争斗,但仇恨却是刻在骨子里的。”

长安睁大了眼睛,随着他的描述屏住了呼吸。

“族间无小事,两块大陆若是也互相摩擦,必是地动山摇,不是一两条人命的事,凡是债,必然是血债,哪能算得清呢?”华沂看着他亮晶晶清澈得仿佛见底的眼睛,叹道,“千万年,我们就是在这样的仇恨中活下来的。”

他说得意味深长,长安却似懂非懂,他听了半天,只琢磨明白了一件事——这些掐了千秋万代的事,原来全都是远古的时候,那些不知道究竟是存在还是不存在的狗屁真神闹出来的,可既然是神,为什么不做点正事,偏要来当这搅屎棍子呢?

他忍不住问道:“真的有神么?”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我有个朋友,整天活得神神叨叨的,你可以问问他——然而即便是没有神,也总有别的东西,只要想打,总是能打的。”

华沂这话说得十分语焉不详,长安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不讲理的事,便追问道:“‘别的东西’是指什么?”

华沂看了他一眼,心里几乎带了些怜爱地想道:这傻小子,连贝塔与珠石都分不清楚,只知道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哪里能体会到那些人们心里无边的欲望呢?

他说不清楚,却从少年的问题里觉得做人做出了一点凄凉滋味,便摇了摇头,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有些事是不用刨根问底的,比如狼要吃肉,鸟要下蛋一样,你只能不停地走,看见的人多了,稀奇事也便多了,很多事不明白也明白了,懂么?”

这番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实属华沂胡乱搪塞,可谓屁话之精华,果然成功得把长安说得一头雾水。

华沂成功地岔开了长安那个让他尴尬的话题,得意地想道,这位兄弟本人可真乃奇人异事也——他实在是太好骗了。

他这样得意着,又不自觉地哼起了那不知是什么意思的有翼族小曲,大步走在前面,越想,越觉得带上长安上路真是好,比以前的同伴都好——打架的时候能帮手,没事的时候还可以消遣糊弄着玩,这样看来,连他可恶的袖手旁观行为都能被原谅了。

结果华沂还没得意完,便听见长安在他身后莫名其妙地问道:“可这和我刚才问你的有什么关系?”

华沂脚下被突出来的大树根一绊,摔了个声势浩大的大马趴。

华沂就地打了个滚,仰面朝天,看见长安一脸莫名,正低着头看着自己。

这少年逆着光,俊美得几乎叫人恍惚,华沂知道自己是个好色之徒,一见此情此景,心里便先软了,心想,美人啊,即使这家伙是这么一只给个棒槌就当真的美人,自己竟然还是不忍苛责,最后他停顿了片刻,只得哀叹一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然而就在这时,远方有震动声从地面上传来,华沂的动作一顿,被自己捂在手心中的眼睛里划过冷光——他能通过这种震动判断出对方的人数以及速度,这显然是一支至少有百余人的兽人队伍,来势汹汹,依这个速度,绝对不是什么赶路的行商。

华沂才想出言示警,然而一抬头,长安却已经不见了,他怔了片刻,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留意到那少年是什么时候藏起来、又是藏在了哪里的。

华沂皱皱眉,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地扫过周遭,终于在一棵大树上发现了长安——对方故意露出了一只手来,显然是特意示意出他自己的藏身之处的。

这“美人”其实是妖怪么?一定是个妖怪吧?

华沂带着无限的挫败感,也跟着敏捷地蹿上了树。

很快,那一队人马便浩浩荡荡地跑到了这边,华沂瞧见了熟悉的部落旗,几乎立刻便是一愣——那是他雇主的旗子,而在人群里,他还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人双目已盲,脸上半兽化,鼻子附近长着长毛,正是一副人不人兽不兽的模样,他突然一摆手,那些疾驰的兽人们顿时令行禁止的停了下来。

只见这瞎子鼻尖轻轻地耸动,很快便锁定了华沂的位置,对着他藏身的方向扭过头来。

华沂认识这个人,知道他那手靠鼻子走天下的绝活,想来早闻到了自己的味道,于是也不再隐藏,很快从树上跳了下来,停在了那瞎子面前两步远的地方,有些犹疑地问道:“老瞎?你怎么在这?索莱木他们呢?”

老瞎那古怪的脸上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声音沙哑地说道:“他一个亚兽,跟来干什么?你放心,他们现在都在洛桐那里,山溪陆泉他们俩已经到了,只是不像你有本事,一路过来还这样活蹦乱跳,其他人大概还在半路上,洛桐首领派我和大长老来接你一程。”

他话音落下,一个老兽人排众而出,一只手按在胸前,微微对华沂欠了欠身。

华沂还了个礼,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端倪来,然而他一只手背在身后,却对着藏在大树上的长安微微摆了摆。

大长老对华沂道:“请。”

华沂才一抬腿,老瞎的鼻子却耸动了一下,他皱皱眉,再一次将脸转向大树的方向,问道:“那里……是还有个朋友?”

亚兽的味道比兽人清单很多,却没想到还是叫这老瞎子发现了。

华沂面不改色地应了一声,说道:“路上碰见的一个孩子,跟我很有缘,我就把他带回来了,只是他突然遭逢大变,不大愿意见人,别见怪——长安,下来。”

长安从树上挑下来,目光在这些人脸上扫了一圈。

大长老一愣,打量了长安一番,奇道:“一个……亚兽?”

长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间,没做声,他弄不清楚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因此不打算贸然开口,华沂说他“遭逢大变,不愿意见人”,他便顺水推舟地摆出“不愿意见人”的模样来——好在这并不难,可以说是他本色出演。

华沂轻描淡写地搂过长安的肩膀,说道:“我带着他,不必担心。”

大长老的目光像刀子似的,在长安身上扫了一圈,见他衣着整齐,瞧不出一点赶路的狼狈相,模样又好看,便明白了什么,了然地一点头,对华沂说道:“请。”

华沂转头对长安道:“坐到我背上来。”便化成了巨兽,俯下身。

长安也不客气,一屁股便坐到了华沂身上。

兽人天生力大,长安一个人的重量本来也不算什么,然而等到长安把原本戳在地上的大包裹扛起来的时候,便不是那么回事了。

华沂作茧自缚,没想到这小子的那把大马刀竟然是个一点也不掺假的真家伙,背着这一人一刀,简直像是扛了一只能把房子也撞倒的大号野猪。

然而当着人,华沂却又不能露出形迹来,只得咬着牙驮着他走,心道,要是万一打起来,这小兔崽子看在自己这一路吃苦受累的份上,可要给点面子,多卖点力气啊。

老瞎却迟疑了一下,他认识过一个更加神奇的亚兽,所以总觉着,这些亚兽人要么是彻彻底底的废物,要么恐怕便是某种怪物。

老瞎和华沂打过几次交道,知道亡客银牙是个心机深沉的东西,万万不会色/欲熏心到还带着任务,便半路弄来个不明不白的人。他生怕华沂再捡回个索莱木,便一路有意无意地蹭在华沂身边,想要套一套这少年的话。

谁知老瞎很快发现,这少年好像是个哑巴,任他如何磨破嘴皮子死缠烂打,对方都毫无反应,耷拉着眼皮一声不吭。

大长老冷眼看着,只见这亚兽少年脸上欠着血色,好像是有什么不足之症的模样,一直低着头,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他手中那大得过分的包裹,然后坐了一会,似乎不大舒服似的,呼吸微微急促,无意识地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还是个病鬼?

那老瞎果然是对牛弹琴了半晌,嘴皮子磨破了一层皮,一个字的回应也没得到,只得讪讪地退到一边。

长安垂下眼,驾轻就熟地取出了几片草药,放在嘴里嚼了。

他感觉老瞎像是在提防自己,又仿佛是怕自己,说话虽然带着讨好,中间却又包裹着些小心翼翼的险恶。长安不能理解这种险恶和恐惧,他从小到大,鲜少能体会到“怕”的感觉,百思不得其解了一阵子,他好像终于明白了北释叫他下山见人的意思。

山下的事真多。

草药的苦慢慢地蔓延过他的全身,连日的赶路造成的胸口闷痛让他疲惫起来,长安百无聊赖,干脆抱着他的刀蜷缩着躺在了华沂背上,再一次大无畏地睡下去了。

※※※※※※※※※※※※※※※※※※※※

来,广播通知,苦逼学生党决定用考试周的时间粗去鬼混一个礼拜,考试的时候再回来,存稿不多,基本不能满足更新需求,九号回来恢复更新~~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重生之修仙日常海王在修真界搞基建家有萌徒养成中继承亡夫遗产后夜来公主香最后两千块长蓁位面餐厅[经营]狂徒[综武侠]女主不高兴[红楼]养女送子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我在横滨收集信仰奇怪的先生们六爻极品女仙正妻逆袭系统(快穿)蓁蓁美人心从农为商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作为coser的我好难极品飞仙美貌是长久之计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蜜罐里的娇美人
完本推荐: 锦衣卫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乘鸾全文阅读一品仵作全文阅读偷偷藏不住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影后成双[娱乐圈]全文阅读茅山鬼道全文阅读顾先生与陆恶犬[娱乐圈]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穿越之医妃不萌全文阅读十二事务所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无路可退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以嫡为贵全文阅读饲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网络神豪开始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我快亏成麻瓜了嫁给残疾大佬后武破九荒六零医妻有空间混沌天帝诀造化神宫我要做驸马诸天神国时代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武炼巅峰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万花筒催妆旧日之箓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东晋北府一丘八众神世界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一拳超人之美食家埼玉仙宫重生之实业大亨斗罗之生死主宰逆剑狂神神武霸帝大唐第一逆子凶猛道侣也重生了大秦:我的老婆是惊鲵神话之无敌至尊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