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第四十一章 死生

第四十一章 死生

地面裂开了一条大口子, 一个老家伙不小心掉了下去,险些摔了个半死,他急切地想要爬上去,可苍老的手才伸到裂缝上, 便一个驮着人的兽人不小心踩了,几百斤的巨兽一脚上去,他连骨头都要碎了。

老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混乱中终于有人听见了他的声音,一个少年急切地弯下腰, 说道:“快!我拉你上来!”

可是老人还没来得及把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递给他, 又一波的震动便来了, 大地扭曲着,裂开的口子碰撞又合上, 被夹在里面的人就像是被捻在指尖的虫子, 拼命地挣扎, 又轻易地被捏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少年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 当场吓得呆住了, 连哭都哭不出来。

一个亚兽背的大锅不小心从肩膀上滑了下来, 正好要砸在少年头上,少年眼前一黑,慌张得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一只没长成的细瘦的孩子的手一把揪住他的后颈, 往下一使劲, 把他拽了个趔趄, 大锅就“咣当”一下砸在了地上。

路达满身尘土,狠狠地“呸”了一声,犹不解恨,跳着脚地大声道:“废物!”

少年正是洛桐那个神奇的宝贝儿子,不知怎么的,又和他阿爹走散了,此时眼泪汪汪地看着路达,说道:“我不叫废物,我叫青良。”

路达伸手推搡了他一下,充耳不闻地说道:“废物,还不快跑,等你变成个死废物!”

小奴隶说完,想回头找长安,可是人潮混乱得不比受惊的马群强到哪里去,他连长安的头发丝都没看见一根。

两个孩子只能顺着人群一通乱跑,期间听见洛桐在远处大声喊“青良”的名字,少年哼哼唧唧哭哭啼啼地答应了两声,然而他怀疑连自己身边的人听不见,更不用说他阿爹了。

长安并没有在很远的地方,他听见一声巨响在头顶炸开,立刻反射性地闪到了一边,他们将要离开山谷,没想到在窄小的出口那里,反而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

一面的山壁几乎是塌了,险些把路也挡住,人们只能踩着坑坑洼洼的大地,冒着随时要被砸死的危险从中间穿过,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长安这样快的反应。

他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叫,才一回头,便有一道灰影从他身边扑了出去。

巨兽咆哮一声,一口叼住女人的衣服,把她腾空甩了出去,那落下的巨石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他的后背上,长安的手一紧,仿佛听见了骨头折断时的那声响动,巨兽哀鸣一声,以不正常的姿势被压倒在了地上。

他的脊梁骨断了。

女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巨兽的大头垂在了地上,眼睛似乎无力地闭了一下,然而下一刻,又勉力睁开,接着他原地化成了人形,正是吉拉。

吉拉眼睛里冒着火似的看着他的老婆和孩子,像是要把他们看出个洞来,带着无比绝望的眷恋。而后他嘶声喊道:“带他们走啊!谁来带他们走啊!谁……啊!啊!啊!”

他喊得脖子上青筋凸起,简直在用他最后的生命嘶吼。吉拉拼命地抬起头,尾音嘶哑到了极致,接着便发不出其他的声音来,于是两行浑浊的眼泪,就顺着他布满灰尘的脸颊上淌下来。

又是一批石头争相落下,长安大步上前,一把将阿芬的头按低了下去,弓起肩膀,将拿着刀的手横在她怀里的孩子面前,也许是太混乱,也许是马刀上的煞气和寒意让小婴儿不舒服了,他突然大声地哭了起来。

阿芬不知是不愿意,走还是真的站不起来,膝盖是软的,长安几乎是粗鲁地将她拖了一路,两个人身上都落了不少沙烁和细石,虽然都是小东西,掉在人身上也扎得人生疼。

阿芬被长安拉扯着,除了紧紧地抱着她的孩子,什么也不知道了,膝盖东碰西撞,她连路也走不稳,长安只得将她扛了起来。

大石头接二连三地从山岩上往下滚落,很快堵住了他们的退路,阿芬却依然不依不饶地扭着头,始终是向后,却终于连吉拉的影子也看不见了。

她的眼睛就像是被那些尘埃糊住了,一瞬间失了光泽。

剩下的人逃出了山谷,仍然是一路疯跑,越跑地势越高。

逃命激发了活着的人们的潜力,他们很快跑上了一个山坡,直到此时,已经跑疯了的人才停了下来。

一条往山下流淌的比往常都湍急的溪水挡在人们面前。

长安这才轻轻地把阿芬和她的儿子放在地上,阿芬整个人都是愣愣的,长安试探地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毫无知觉。

他于是闷闷地蹲在女人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吉拉是为了他的女人和儿子死的,如果他不扑过去,那些石头就砸不到他,长安心中隐隐似有动容,他却不明白。

他总是记得小时候一直和哲言打交道的首领有三个老婆的事,总是记得木匠提起他的老婆时那样痛恨又恶心的眼神。他只知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为了做那事生孩子,却还从没有见过,什么叫做生死相依。

索莱木跟山溪带着一批男人开路,搬起平整的大石头,一边走一边放在水里,供后面的人通过,在溪水的另一头接应着。

人们七手八脚地先是把年幼的孩子一个一个地送了过去,随后开始相互扶持着渡水,而就在一半的人还没有通过的时候,那水流便湍急得叫人着急起来。

很快,前面人放的大石头都被埋在了水下,那一头,索莱木吼破了嗓子,破锣似的在对岸一个劲地催,叫人快一点再快一点。

长安皱眉往那越来越湍急的溪水上看了一眼,轻轻地推了阿芬一把:“我们要过水,你把孩子抱好,我背你。”

阿芬被他一推,定定的目光一转,像是干枯的石像突然活了过来,她并没有哭,也流不出眼泪来,却只是歇斯底里地大声尖叫起来,要把她胸口所有的气都给喊出去一样。

然而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嘶吼的声音,却高不过山崩地裂,高不过生离死别,甚至高不过身后那湍急的水声。

阿兰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搂过阿芬的肩膀,把她的头抱进自己的胸口上,漂亮的大眼睛里先是有泪花闪烁,然而很快又被她憋了回去。

她说道:“阿芬阿姐,你起来,我们得过河!你的孩子还没取名呢!你快点起来!”

阿芬被她自己喊得没了力气,呆愣了片刻,低头看了一眼哭得脸红脖子粗的婴儿。

随即,她面露凄苦,却慢慢地伸手拢了拢婴儿的襁褓,然后突然握住阿兰的胳膊,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索莱木仍然在对岸催命一样地大喊大叫,华沂站在溪水中靠对岸的位置,溪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膝盖,华沂满脸都是水,露出了两条充满了力量的手臂,连成年亚兽男人也能被他轻易托起来直接扔到岸上。

他目光搜索到长安,大声道:“动作都快点!快点!长安!别磨蹭,赶紧过来!”

那水像是疯了一样,一点一点地变宽,一点一点地漫过他的膝盖,竟顺着大腿往上一路涨上去,几块大石头已经一点边也看不见了。

长安迟疑地看了阿兰一眼,他放眼一扫,一时没有发现周围有能用得上的人,看着那越来越湍急的水皱眉道:“你……你怎么办?”

阿兰推搡着他的肩膀,快言快语地说道:“你不用管我,先把阿芬阿姐他们两个送过去。”

长安背起阿芬母子,用马刀刀柄戳向水下,一边尽可能快地往前走去,一边说道:“我马上回来接你。”

阿兰却直接跟着他下了水,水流冲得她险些站不住,她腰往后一闪差点跌倒,好在抓住了长安的衣服,却仍然勉强笑道:“我十三岁的时候还跟我阿爹一起进过林子打猎呢,过个河而已,我才不怕,就在后面跟着你,我能自己走过去!”

这时,水已经涨到了长安腰间,他只得把阿芬往上托了托,那本该温柔的水下隐约传来的暴虐的力量,让他心里暗叫不好。

阿兰身形本就不算高挑,这一涨水,便快到了她的胸口,叫她更是站不稳了。阿兰咬了咬嘴唇,知道自己再抓着长安的衣服便要拖慢他们的速度了,她往对岸扫了一眼,觉得并没有多远的路剩下,约莫只剩下一丈来长,长安的刀一勾,也足够把她勾回来了。

她脚下踢到了一块大石头,于是顺势松开了长安的衣服,爬了上去,水位终于降到了她的腰线以下。

长安匆忙间回头看了她一眼。

阿兰冲他笑道:“这水劲太大,我就不自不量力啦,你快去,我在这等你!”

长安趟着水,艰难地在水中走到了对岸,华沂一把抓住了他的刀柄,把他往上一带,随后拦腰把阿芬抱了起来,双手往上一抬,岸边立刻有几双手伸过来接住了她们。

华沂一拉长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飞快地说道:“你上去,我去接她。”

长安知道在水里是个纯拼力气的活,因此并没有争辩,顺从地让了路给他。

可谁知华沂方才转过身,水流突然像是冲破了一道闸门,奔雷一样地从上往下滚了下来,冲得华沂一个站在岸边的人都险些没站稳。

站在水流中间大石头上的阿兰直接被水给掀了下来,顿时沉进了水里,长安吃了一惊,反应极快地立刻调转了马刀,用刀柄的一端去勾她,马刀在水中沉重得他简直要挥不动。

华沂一手勾住他的腰,一手扒住了岸边垂下来的一条麻木衣服拧的绳子,说道:“我拉着你呢,放心吧——阿兰!抓住刀柄!”

但钢铁的刀柄滑的要命,阿兰抓了几次都没抓住,好在长安一翻手腕,电光石火间,叫刀柄挂住了她的衣服。

阿兰拼命地在水里扑腾,可惜无济于事,长安只得吃力地把刀往回收。

就在这时,裂帛声起,刀柄和水的力量两厢抗衡,竟然把阿兰的衣服生生给扯烂了,长安猛地往前一步,差点从华沂的手中滑出来,终于险险地够到了阿兰的手指。

华沂将绳子在手中绕了一圈,血流不畅,他的手都紫了。

水越来越急,长安觉得阿兰的手快要抓不住了,他伸长了另一条胳膊,想去抓她,可是总差着那么一点,他忍不住回头对华沂道:“你放开我吧。”

华沂这一头坠着的可不是一个娇小的姑娘和一个不算长成的少年,而是大半条湍急的水流,任他天赋异禀力大无穷,也难以和这样的自然之力抗衡,此时已经是寸步难行。但听了长安的话,他还是想方设法地将绳索松开了半寸,想让他们离阿兰更紧一点。

然而这半寸险些要了他的命,一块被水流冲走的大石头突然不知怎么的冲到了他的脚下,正正好好地在他手指稍松的时候撞在了华沂的脚踝上。华沂登时脸色一白,绳索险些脱了手,本能地变成了兽爪,这才算勉强稳住了自己,然而绳子却“撕拉”一声,被他抓烂了一半。

阿兰听到有人大呼小叫地喊道:“绳子!绳子要断!”

她鼻子嘴里全都是水,不知呛了几口,意识都已经昏昏沉沉了,听见了这句话,她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死死地掐住长安的手,指甲在他的手背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年轻姑娘的眼睛那么的黑、那么的亮,就像是宝石一样,长安觉得他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双眼睛,她仿佛有那么多的话要告诉他,可他天生心性迟钝,竟然一句也读不出来。

阿兰就这样,千言万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松了手。

巨浪吞没一个人,就像是卷起一只蚂蚁,顷刻间,阿兰便不见了踪影。

长安下意识地想要追过去,却被华沂死死地抱住,跌跌撞撞地拖回了岸上。

他依然攥着他湿淋淋的马刀,望着阿兰消失的方向,近乎仇恨地望着那泛起了白雾的水,就像一头年轻的、还不懂得遮拦自己愤怒的小狼。

大水冲垮了两岸,长安被华沂半拖半抱地拽走了。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寻找异能之主凤御九州神尊屠天我在古代建设领地娘子,求合作(探案)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极品飞仙农林大佬三千岁重生之修仙日常夜来公主香[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朕家病夫很勾魂天命为凰飞升失败四次后穿成暴君他前妻榜下贵婿我怎么成了贾元春神魔之玥上为尊[综电影]选择家有萌徒养成中我玩的游戏成真了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正妻逆袭系统(快穿)
完本推荐: 天下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大管家,小娘子全文阅读佣兵的战争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田园纨绔妻全文阅读放开那个女巫全文阅读仙葫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顾先生与陆恶犬[娱乐圈]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七星彩全文阅读纨绔天医全文阅读巫师世界全文阅读一品仵作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我要做驸马棋圣的工作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精灵之走向巅峰用xp系统打造魔王城重生九零做团宠九星之主硬核厨爸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我是女炮灰[快穿]大秦:我,长生不死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众神世界这个皇子真无敌红楼春伏天氏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大梦主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盗墓:我有一颗寻龙珠!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从红月开始大唐第一逆子超级保安在都市革秦万春街我真不是大魔王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