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卷三

长安一肘子撞在他的胸口上, 挣扎出来,咳了个惊天动地——他给鱼刺卡住了。

好在是根小刺,又没卡实,长安咳了一阵子,终于给吐了出来。华沂捂着被他撞得生疼的胸口, 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长安瞪着华沂, 觉得方才发生的这件事简直离奇到他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半晌,他才口气很冲地问了一句:“你干什么?”

华沂坦然道:“亲你。”

长安:“……”

就算是个二百五, 也知道“亲你”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长安虽然有些缺乏常识,却还没有二百五到那种地步,他直觉便想问一句“你亲我干什么”, 然而话到了嘴边,又让他生硬地给咽了回去——听起来太傻了, 他说不出口。

至此, 长安已经在部落里生活了大半年了,纵然他不大走心思, 耳濡目染,也大概知道别人家过日子是怎么一回事。

他甚至还想过,要是阿兰还在, 他就娶了阿兰。

长安用一种研究的眼神看着华沂, 怀疑他吃错了什么药。

华沂趁热打铁, 直白地说道:“长安, 跟了我吧。”

华沂第一次这样说的时候,长安没听明白,这回没人解释,结合之前的事,长安却是无师自通了,他从来心里有什么,脸上便是什么,一听这话,顿时露出了一脸的纠结,有点找不着北的意思。

华沂于是狡猾地把话退回了一点,定定地看着他问道:“我待你好不好?”

长安点头道:“好。”

华沂接着诱哄道:“跟了我,我一辈子对你好。”

长安反问:“要不你以后就对我不好了么?”

华沂伸长了双腿靠在墙上,高深莫测地笑道:“那怎么会呢?”

对于这种事,长安一脑子浆糊,于是他放下叉鱼的架子,正襟危坐得仿佛临危受命,仔细地琢磨起来。

华沂看他似乎要看出趣味来,忽然伸手轻轻地捏住了长安的脚踝,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只是用几根手指头勾着,勾得长安有一点痒。

但他们平时也是惯于打闹的,因此长安并没有在意,只是弹了一下小腿:“别闹。”

华沂的手指灵巧地钻进了他的裤腿,指腹被厚厚的衣服压着,便仿佛黏在长安的皮肤上一样,他慢慢地摩挲起来,同时凑上去,用另一只手勾住长安的后背,凑在他耳边不怀好意地低声道:“跟了我不好么?你还不知道什么是最快乐的事,我可以教你——”

他这样说着,冰凉的手便透过层层兽皮缝制的厚衣服,一直探了进去。

他的手指极冷,掌心却是热的,肌肤相贴,仿佛带来一种奇异的躁动。

少年人的欲/火容易点燃,华沂又很有一点这方面的手段,很快,长安本就迷惑的表情简直要变得迷茫起来。他本能地一边躲一边缩,反抗却不怎么有力,像一只被掐住了后颈的猫,不知道四只爪该往哪里招呼。

阿兰说喜欢他的时候,可没对他这样动手动脚过,那种强势却又温柔的示好,总叫他愧疚中又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一点甜,但华沂不一样,长安的脊背弓起来——“快乐”他是没感觉到,却首先从男人的动作中感觉到了危险,若是他有毛,估计已经炸成了个球。

终于,在华沂的手将他的脊背捏了一圈,快要伸进他裤子里的时候,长安面红耳赤地捉住了他的手,然后拎着裤子,活像火烧了屁股一样,蹿起来躲到了屋子的另一边,警惕地瞪着华沂——别的没什么,裤子可不能随便脱,长安在这个时候决定要谨遵师训。

华沂慢悠悠地在自己作怪了半天的手指上闻了闻,仿佛上面沾了蜜一样,轻轻地舔了一下,斜着眼睨着长安,继诱哄之后,又无所不用其极地换上激将,问道:“怎么,不敢了?”

长安脸上飘起的一层浅淡的红晕慢慢地退下去,他想了一会,最后表情凝重地摇了摇头,问道:“你是和阿兰一个意思么?”

华沂心道,放屁,这哪能一样?

然而这里面的区别,说出来估计长安也不明白,所以华沂大而化之地点了头,不要脸地误导道:“差不多吧。”

长安低下头,把身上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重新整理得严严实实,最后下了决断,说道:“不好,我觉得对不起阿兰。”

具体如何对不起阿兰,这里面的道理长安不是很明白,他只是隐约有这样一个感觉。

华沂没想到这傻小子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倒抽一口气,险些抽得岔气:“阿兰?阿兰没啦,你怎么个对不起她法?”

长安坦然道:“说不清。”

若他真说出个四五六来,华沂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能给就地掰扯回去,可是“说不清”三个字却是个大杀器,顿时就把华沂堵了个哑口无言。

他原本看得见吃不着的时候,心里还有几分矜持,夜半无人的时候,自己心里也会纠结一二,担忧一下将来,思索一下现在。然而刚刚又亲又摸半晌,华沂心里早就出了火,恨不得把人拖过来直接办了,早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闹得抓心挠肝似的难受。

这种过分浓重的雄性气息,硬是叫长安都觉出了几分尴尬,他扛起自己的刀,推开门钻了出去:“你……唉,你吃你的吧,好像起风了,我出去看看。”

华沂心里那点小滑头再一次冒了头,他突然站起来,冲过去从背后抱紧了长安,釜底抽薪地说道:“阿兰那时候说喜欢你,想要嫁给你,可你没有答应她,叫她到死都怀着这点遗憾,你心里不难过么?”

长安的身体僵了僵。

华沂叹了口气,将声音压得低而又低:“大海不知道要怎么样,冬天不知道有多长,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突然冒出来的敌人跟我们抢地方……像吉拉那样好好的,一转眼就没了的事,你不是见到了么?若是我也和吉拉一样,突然就没了,你不想我么?不会难过么?你想再后悔一次么?”

若是此情此景被索莱木看见,简直要说他是个卑鄙之至。

然而精/虫上脑的男人大概都是愿意无所不用其极的。

长安果然任他抱着,不再挣动了。

华沂在他身后看不见的地方一脸得意洋洋,贱兮兮地笑了起来,以为要得手。

可是这时,长安突然用刀柄别开了他的手腕,说道:“我不会让你像吉拉那样死了的。”

华沂一愣,却见少年往前走了几步,目光是与方才的迷茫截然不同的坚定,他将马刀扛在肩膀上,语气平淡却又笃定地说道:“你不会死,我保证到……到我活着的最后一天,你就放心吧。”

这句是好话,华沂听了本该高兴,然而却轻而易举地熄灭了他心中蠢蠢欲动的欲/火,从在那灭尽的灰里生出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长安说完这句话,便照旧去海边巡视。

华沂愣愣地看着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然后他忽然抬起手,又脆又响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自那以后,他们两人在山上当值的三天里,华沂再没有不规不矩地动手动脚过。只是有时候长安睡着了,他会长久得看着少年的背影发呆。

第四天一早,接替他们的人便来了,是陆泉和一个有翼兽人,华沂与他们简单交代了几句,可就在这时,地面忽然毫无征兆地震动了起来。

华沂想起索莱木的担忧,心里一凛,所幸这地震来得并不是特别的剧烈,不过片刻便平息了。

有翼兽人眼神好,忽然指着大海的方向说道:“你们看,那边的浪!”

四个人顿时不敢耽搁,一起往更高、视野更好的地方走去。

这天阴沉中透出一点不详的气息来,大海似乎被什么东西搅合了起来,波/涛汹涌,一下一下地拍打在礁石上。

那一波一波的浪花越来越大,随后简直不是海浪,而像是涨潮了,白茫茫的一排,往岸边冲来。海里好像有一个怪物,将大浪顶了起来,山呼海啸地打在岸上,被礁石以更凶猛的姿态撞回去,接着又是第二浪。

华沂头也不回地对陆泉说道:“点火!点火!”

点火示警是他们提前商量好的,山下的人一旦看见岗哨处飘起来的烟,便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撤到高处。

山下有索莱木,还有阿赫萝,自然是用不着华沂操心的,人们很快聚齐到了山顶上,居高临下地往下看。

只见那先开始像涨潮一样的浪变了样,就像是一道水墙一样,高达数丈,一浪高过一浪地往岸上砸,排山倒海。

人们脚下传来隐隐的震颤,鲛人“啊啊啊”突然跪在了地上,这一次他没有嚎啕大哭,他像是听到了别人听不见的东西似的,并没有面朝着海浪奔涌而来的东方,而是朝向了南方。

长安第一次听见这个鲛人唱歌,或许传说是有道理的,鲛人的歌声极动人,虽然依然只有一个音,调子却极为低沉婉转,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苦意,叫人听在耳朵里,便忍不住被勾起流离失所、远离家乡的悲怆,几乎要跟着落下泪来。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女配是男主的(快穿)神魔之玥上为尊长安调农林大佬三千岁狂徒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四界柳楚传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上神徒弟是病娇领主基建日志长蓁五月泠大佬们为我火葬场[红楼]养女送子朕不行,朕不可寻找异能之主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红楼之夺爵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修二代的日常随笔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朕家病夫很勾魂六爻
完本推荐: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嫡狂之最强医妃全文阅读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时光里的蜜果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我不成仙全文阅读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全文阅读窃香(快穿)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穿成大佬的心尖宠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沈家九姑娘全文阅读万界代购群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神武霸帝逆剑狂神极限伏天躲在冷宫苟成大佬超级保安在都市九天帝尊传奇浪潮十八年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大梦主姑娘她戏多嘴甜召唤师他从不落单道祖,我来自地球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我是女炮灰[快穿]老子是最强皇帝武炼巅峰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老子能召唤万物大道惊仙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数风流人物低调为王小阁老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我在豪门当夫人九星之主这个皇子真无敌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