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卷三

西北风, 这便是为什么黑风朴亚冬天的时候像他们发难的缘故。

因为城门背向东海,面朝西北,攻城本来正好顺风。

然而真的打起来,这个最著名的幽灵部落才发现西北风反而是帮了他们的倒忙。

索莱木杂学极精,不知他的城门建立的是个什么门道,真的兵临城下的时候,才发现此处竟然是窝风的, 弓箭本来自下而上便难,风向这一劣势一出来,顿时能将射上来的弓箭折损大半。

然而这一天,风向却变了, 风中带了来自海面的咸腥,远处海浪的声音也似乎更大了些。

索莱木望着天边的方向, 用一种极轻极轻的声音对华沂说道:“城门纵然无碍, 东南却是多山,你道他们老实了这些天, 是在准备筹谋什么?”

华沂双手背在身后,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自己的手腕,半晌没言语,忽然转过身去, 反问索莱木道:“那你猜黑风朴亚那神秘老巢的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

索莱木笑了起来:“据老行商带来的地图说, 东南海岸线百里处, 有一个很小的零散部落, 不过一二十人, 我当时就想,兽人部落,从来都是靠山吃山,靠林吃林,怎么会宁愿靠着海,也不往近在咫尺的山中走呢?”

华沂一点头:“那我就放心了,陆泉那边你交待好了,出不了岔子就行。”

索莱木低头道:“若是出了岔子,我可怎么对得起这些战战兢兢地被你绑来的行商?”

华沂大步走出议事帐,大声说道:“叫山溪跟布冬带八十人,到山脚下埋伏着,夜里准备好了,城防如常,见到烟火信号,直接出城门与我们的人汇合,掀了他的老巢!卡佐不是早就想关上城门在外面跟他们决一死战么,今天晚上就给他消火!”

华沂秘而不宣,却早就在暗自部署,这一宿接连三道命令下去,整个城中的战意都被点燃了。

一边是一水的冷甲寒刀的武士,一边是随着暗下来的天色已经快要与夜色凝结为一体的巨兽。

今夜过去,华沂相信自己便站稳了这个据点,两年之内,整个东海都会被他荡平,他要大陆深处更大的地盘,要踏遍更远的路,得到更多的人,总有一天这些地方会重新歌舞升平,他能一呼百应,所有的行商商路都会在他手中,他寸步不行,便手握四方。

到那时,世上再没有他的敌人,他强大到无懈可击了……或者可以在夜半深更的时候能得一夕安寝。

此时,华沂并没有心潮澎湃,他的心冷静得就像是月光碎裂波光深沉的海绵,所有的汹涌都被深深地压抑在见不到的底部。

他轻声问旁边的人:“长安人去哪里了?把他给我叫来。”

但总有算不到的事,比如长安,他此时就是找不到的,因为长安被北释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带出了城门去。

来自海上的风自然是比来自极北冰原上的风温和的多,可也毕竟是冬天。

长安手上没有提马刀,身上也没有着甲,仿佛风一吹便能吹头他单薄的衣服,偶尔有凶猛些的一阵大风卷过来,便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给卷走一样。

“没想到我还能再见你一面,做人师父的,总是想再多教你一些东西,我如今也算是身无长物,便教给你这最后一刀吧。”

北释的声音被卷在风里,似乎有些模糊不清,长安耳朵一动,往前两步紧跟在他身后,他有种不这样、自己便听不见他说话了一般的错觉。

男人剩下的声音被堵在几声咳嗽里,北释却从腰间摸出酒壶,喝了一口,酒香散在空气里,依稀是宇峰山上最坚硬的树干中流淌的琼浆玉液。

海澜眉头一皱,欲言又止,却终究没说什么。

长安不知怎么的,难得敏锐,从“最后一刀”几个字里听出了一些不详来,忙问道:“你怎么了?病了?”

北释回头对他一笑:“不是病,师父老啦。不过也没什么,谁能没有一老呢?”

他嘴里说着“老”,眼睛却依然熠熠生辉,总像是含着满满的笑意,长安不明白,“老”有什么好高兴的。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带马刀么?”北释问道。

长安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北释瞥见,叹道:“看来你已经感觉到了马刀对手腕的压力……比我想象得还要早些,小崽,我问你,要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拿不动马刀了,要怎么样呢?”

长安愣了片刻:“那就换一把轻的。”

北释问道:“你不怨愤么?若你是兽人,若你身体再好一些……”

长安理所当然地说道:“怨愤了也照样拿不动。”

北释从小看着他长大,知道他胸口里那颗石头一样坚硬无动摇的心,并不意外这个答案,他只是略微有些出神地说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过一把刀,我把它当我的命,拿着它,我便能大言不惭地听别人说我是什么‘天下第一刀’……可是有一天,它还是断了,我才知道,人这一辈子要是想要活到老,总要断那么一两把比命还要重要的刀的。”

他说到这里,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布包,十分小心地打开,里面却包了两把没有刀柄的半成品,连刀背也未经打磨,只有刀刃的方向已有雏形,锋利得才拿出来,立刻便在那小布包上刮出了一条口子。

“拿着,我们一人一把。”北释说道,“叫那个棒槌放哨,师父用这最后一刀,杀几个人给你看看。”

东南山下,成群的兽人厮杀成一团,一人多高的巨兽一个个回归了最原始的姿态,他们翻滚在一起,利爪相抵,以身体的力量相角逐,嘴里流着别人的血。

咬下敌人的血肉,直接吞进肚子——这是古战场上便传下来的规矩,敌人颈边的血能给人以无穷的力量。

整个城中灯火通明,跳跃的火把倒映着每一张扭曲的脸,咆哮声此起彼伏,华沂面前悬挂着一张地图,他远远地遥望一个方向,心里一股不知名的焦躁简直要叫他暴跳如雷起来——长安到底去哪了!

索莱木将怀中的龟甲抛出,细细地观察着上面的纹路,头也不抬地对华沂说道:“黑风朴亚与青龙部落是灭门之仇,二叔他们大概是想让他万一有一天知道了真相,不至于有遗憾。”

华沂脱口道:“这个混账!”

索莱木:“你骂谁?”

华沂谁都想骂,从北释到长安,以及索莱木那个没轻没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二叔。

可是被骂的二叔三人一个打喷嚏的也没有,他们脚程极快。

北释也不知道在此处游荡了多久,对城外的地形熟悉到连长安也要自愧不如,越走越远,越走越靠近山坳间。

这时,北释耳朵一动,忽然一摆手,低声道:“哟?打起来了,谁和谁?”

他说着,三两步蹿上山坡,敏捷地从枯木丛中穿梭而过,居高临下地一看,只见山坳间似乎是一个部落的样子,房子一个个有木有样的,中间大帐更是华丽至极——华沂那个半议事半住人的与之完全无法同日而语——正是黑风朴亚家几十年没人发现的老巢。

长安毕竟是亚兽,目力不如他,仔细辨认了良久,才在北释耳边低声道:“有几个人我认识,是陆泉他们,我们的人。”

北释目光流转,再一看那些衣衫褴褛的人那要凭着人多势众取胜的架势,立刻便明白了华沂这是暗中派人纠集了周遭的难民,忍不住皱眉道:“那小子心眼那么多,你以后被他欺负了也不知道。”

长安奇道:“怎么会?我又不傻。”

北释:“……”

他看了这个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不傻的傻小子,简直想给他开个瓢,拿小刀往他脑子里多刻些沟壑出来。

眼见这群乌合之众与那守卫掐得难舍难分,北释便一招手,道:“跟我来。”

外面打得沸反盈天,正中的主帐里面却温暖如春一般,十来个壮汉各自带着武器,竟还优哉游哉地看着中间的舞娘翩翩起舞。

也不知是真悠闲还是假放松。

然而主人还在这里,其他人还不动声色,谁也不肯比别人先泄露了自己的心思,所以一个个依然稳如磐石地坐着。

老行商送给华沂两个舞娘还当成个稀罕事务,朴亚家的主帐里却有足足十来个貌美如花的舞娘。

一个长裙曳地的美人低眉顺目地抱着对她而言有些太大了的酒壶,正准备进去,忽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北释抬手接住她手中的酒壶,酒水一滴也没洒。

他用手指在壶口上抹了一下,放进嘴里尝了尝,继而嫌弃地皱皱眉。

“海澜守住门。”他耳语似的低声道,“朴亚家的十二条猎狗在帐子里,难怪这样有恃无恐——据说二十年前,便是这十二条家狗,扫平了整个北方大陆,不知道这群酒肉养着的老狗人还全不全。”

长安忍不住换了个拿刀的手势——那东西没柄没背,怎么拿都似乎有点别扭。

北释却忽然在他脸上摸了一把,看着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说道:“好好看着这最后一刀,不要动手,该你动手的地方,师父给你留着。”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快穿]逆袭成男神贵妃裙下臣和离后,天妃成了海王[综武侠]女主不高兴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燕京闺杀(破案)娘子,求合作(探案)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朕家病夫很勾魂向师祖献上咸鱼我,会算命,不好惹[穿书]种田文里考科举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综电影]选择神尊屠天位面餐厅[经营]蓁蓁美人心女配是男主的(快穿)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尊主她要当反派盛世贵女:暴君的悍妃寒武再临奇怪的先生们从农为商天命为凰
完本推荐: 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格格不入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着迷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天命为凰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春光乍泄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全文阅读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黑风城战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弃婿当道这个皇子真无敌万春街最强小农民大宋有种我本大明一布衣大唐第一逆子大唐第一世家我专杀主角旧日之箓神医王妃有空间大秦:我的老婆是惊鲵万兽朝凰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帝霸霸天武魂混沌天帝诀九星之主银河奥特曼之闪耀苍穹大唐不良人禁区之狐相声界的扛把子妖龙古帝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左道倾天清微天尊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斗罗之武魂复刻万花筒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