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卷四

“那天我从你那回去, 本打算去物色一把新刀,所以去了那个怪物荆楚的主帐。还没等我过去,正好就看见主帐的人们由那怪物领头,开始悄无声息地往后撤走。我看着那群兔崽子像蚂蚁搬家一样,挺好玩, 就没过去, 爬到了山坡上的一棵树上看着。然后那个傻大个就来啦。”

疯子说到这, 咧嘴直笑:“那傻大个,哈哈哈哈, 真傻……哎呦, 行了行了!我跟你说正事行了吧!别仗着刀大欺负人!”

长安手一哆嗦,切断了疯子几根头发,莫名其妙地吃了疯子一个白眼——这被刀刃抵着的人比拿刀的人还能摆谱。

“一看那帐子里面就没人嘛, 那傻大个还带人在外面转了好几圈,如临大敌似的, 最后蹑手蹑脚慎重万分地带人往里闯, 我就知道,他们肯定得着了那怪物的道儿。果然, 一闯进去,先是听见傻大个大呼小叫地让搜人,过了足足有一顿饭的时间他才反应过来上当, 带人往回撤, 然后他们就像熟了的果子一样, 噼里啪啦地全落地啦。”

一边的侍卫们闻言面面相觑, 长安问道:“然后呢?”

“然后怪物就回来啦,带着他那些石头人一样,只会往前冲,拐弯都不知道的傻帽打手们,像切瓜一样一刀一个,把他们都杀喽……哦,对,还留下了那个傻大个的领头的,五花大绑地拖走了,我也不知道他是给关到哪去了。”

长安问道:“从他们撤离到卡佐带人赶到,中间有多长时间?”

疯子哼哼唧唧地说道:“那我怎么知道,我难道还等着他们?老子是看热闹的,没热闹了自然就在大树上睡了呗。”

“那他们为什么会忽然倒下?有人下了什么药么?”

“哦,看见他们都倒了我还过去?当我像你一样缺心眼么?”疯子不满地哼哼了一声,“要我说,那就是巫术,听说叫荆楚的那怪物每天夜里枕着骷髅、抱着骨头架子睡觉,晚上要拿乌鸦的心拌着大蒜吃,一吃就吃一大碗。”

长安:“真的?”

疯子笑得打跌:“信了,你竟然信了!”

“……”长安真想手一哆嗦直接把这东西剁了,然而他的话还没问完,沉默了好半晌,长安才继续问道,“那之后主帐还在原处么?”

“你说呢?”疯子先是反问了这一句,眼见长安脸色要变,忙见好就收地干笑着说道,“你肯定以为他们换地方了吧,你错啦,他们的主帐还在原处,不过那怪物是不是在里面,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是去了,说不定也得和傻大个一样。”

长安垂下眼想了一会,慢慢地将马刀提了起来,用左手拿着竖在了地上,轻提下巴冲着疯子点了一下:“行了,我知道了,我说话算话,你滚吧。”

疯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蹿了起来,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长安垂下的右手道:“小白脸,你的手脱开了吧?我就知道,你们这种小亚兽的骨头都是瓷的,一碰就坏,实在是太不顶用。”

长安见他已经看出来了,便不再遮掩,抬手将马刀丢到一个侍卫怀里,一抬一扭,便将自己的手腕重新接上,左手握右手腕,小心地活动了一下,眼也不抬地凉凉地道:“我的骨头就是脆饼做的,方才也把你收拾了。”

这句话笔直地戳进了疯子的心窝里,他呆呆地看了看一地的碎刀片,胡子拉碴的脸上由青到红,又由红转白,五颜六色地走了个遍,然后忽然“哇啊”一声,原地蹦起了三尺高,气得手舞足蹈地哇啦哇啦乱叫一番,然后转身就跑没影了。

长安没去管他,思考了片刻,随即对侍卫说道:“去关外集结处,找陆泉长老,什么也别说,包括这疯子的事,我有去处。”

一个侍卫快言快语地问道:“城主,你是要去……”

长安飞快地扫了他一眼,打断他的话:“说出去的人,等我回来以后自己到我这来领死,你们这么多的人,这样多双眼睛,总不会连这点秘密都守不住吧?”

侍卫们心里一凛,彼此顿时互相看了一眼,知道要是没事也就算了,要真的有人嘴快抖出去了,他们几个人内部,到时候非得你死我活一番不可。

长安没有拿自己的马刀,他的右手腕即使接上去了,也依然在隐隐作痛。

无论华沂再如何小心,阿叶的医术再如何高,天生的也始终是天生的。没有那样大的力气,非要使用那样的力气,身上总是会有暗伤。

十年前,长安随华沂护送仙草的时候,手腕也被大力震脱臼过,接上以后过了片刻就活动自如……现在却是不行了。

没过多长时间,长安的右手就肿了起来。

他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在路上的小溪水里面浸湿,然后就这样冰凉冰凉地搭在自己的手腕上,用来消肿镇痛。

而后,他的左手又从怀中摸出了一把不过巴掌长的小刀,刀刃打磨得极薄,锋利得仿佛人手还没有贴在那刀刃上、就已经能被刀锋割裂了那样。

长安用几层细牛皮,把它包裹得严严实实,首尾都用铁片夹住,纵然这样,一小节刀刃还是割破了牛皮,微微露了出来。

小刀在长安手指中若隐若现地翻来覆去旋转,他的手指也仿佛已经灵活到了极致,指间满是茧子,手指修长有力,稳极了。

他就这样,一路亲自到了卡佐传信回来的时候描述过的地方。

长安效仿那疯子,小心翼翼地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慢慢接近着主帐,随后在距主帐不远处的一个丘陵小坡上找到了一棵枝叶茂盛的老树,他便敏捷地蹿了上去,将自己隐藏在树枝之间,悄悄地往主帐那里望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卡佐的事,主帐附近巡逻搜索格外森严,人来人往分外热闹——特别是那些神出鬼没的侍卫。

他们一个个竟然真的像是会走的木头人一样,彼此之间擦肩而过,都是一声不吭。

路遇了其他人,这些侍卫也依然是头也不抬,步履沉重地排成一个排,好像一群听从指挥的笨重僵尸。

长安极有耐心地在树上等着、看着。他选的地方距离主帐不是很远,有时候绕得远的侍卫会巡视到这边,兽人的五官敏锐得要命,他因此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打草惊蛇。

他就像是一条等着狩猎的狼,极为专注,又因为这份极度的专注而显得格外有耐心。

长安这一藏,就整整藏了一天一夜没有挪过窝,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看见一个大约有两三岁的亚兽幼童摇摇晃晃地跑进了主帐。

长安正疑惑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不一会,便只见一个一直没有露过面的男人,从帐子里走了出来,怀里抱着那个孩子。

男人一出现,所有巡逻的、执勤的侍卫全都像是木鸡被钉子卡住了一样,整齐划一地停了下来,面朝他行礼。

只见小孩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神情懵懂,一只手指含在嘴里,很快又被男人小心地给拿了出来,小孩不干,便闹了起来,男人只好抱着他玩举高。

这情景十分温馨,可是没有人欣赏。

周围巡逻保护的侍卫依然是眼观鼻鼻观口的木然,而远处的长安完全没有在意男人的动作——他的目光盯在了那人的脸上。

脸颊较瘦,深眼窝、高鼻梁,薄嘴唇,下巴线条硬朗……这人长得竟然十分像华沂。

长安这时才想起他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华沂那个弑父杀兄十分独树一帜的二哥,便是名叫荆楚!

他几乎有些难以置信,面前这个对着小孩一脸慈爱的人就是华沂说的那个人?

对小孩这样有耐心的男人,会做出灭自己满门的事来?

长安想象不出。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过来,在荆楚耳边低低地说了什么,只见那男人脸上的笑容一顿,嘴角还翘着,眼神却已经先冷了下来,整张脸上有种不曾在华沂脸上出现过的、特别的阴郁感。

男人似乎想了片刻,随后轻柔地将怀里的孩子交给了身后的奴隶,临走的时候又细心地把孩子领口的衣服扒拉整齐,这才摆摆手,叫人送他下去。

小孩前脚走,后脚一个担架便被抬了过来,上面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长安忽然一激灵,目光紧紧地盯着那被抬上来的人,手中的小刀越转越快,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差点就跳下树去,单枪匹马地直接冲过去。

他甚至想着,反正那些目光呆滞的侍卫还真不一定奈何得了他,一个人又怎样,照样能把他们全宰了——因为长安一瞬间便看出,那被抬上来的人,就是卡佐。

然而他肌肉绷了半晌,牙关都咬得紧紧的,到底还是没有冲动,稳稳地藏在树枝间,看着接下来的事。

※※※※※※※※※※※※※※※※※※※※

小修一下哈,昨天晚上写到最后五百字的时候几乎已经睡着了= =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我在横滨收集信仰极品飞仙在战国成了团扇不小心攻略了男主师尊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极品女仙修二代的日常随笔七爷狂徒重生之修仙日常寻找异能之主在全员美人的门派当掌门仵作娇娘大佬们为我火葬场寒武再临魔妃独尊农林大佬三千岁朕家病夫很勾魂[清]再不努力就要被迫继承皇位了[综电影]选择师妹她真不是海王[穿书]修罗姬我怎么成了贾元春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朕不行,朕不可长蓁
完本推荐: 穿去史前搞基建全文阅读巫师世界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锦桐全文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金陵春全文阅读神医贵女:盛世七皇妃全文阅读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顾先生与陆恶犬[娱乐圈]全文阅读不乖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法医夫人有点冷全文阅读金凤华庭全文阅读神背后的妹砸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盛世妖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低调为王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快穿)炮灰的人生无限进化之末日帝皇斗罗之武魂复刻我快亏成麻瓜了造化神宫老子是最强皇帝这个皇子真无敌六零医妻有空间混沌天帝诀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武炼巅峰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道祖,我来自地球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九天帝尊欢想世界大唐扫把星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万诱引力[无限流]星空流浪汉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万古神帝极限伏天我是女炮灰[快穿]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