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燃文网 >> 兽丛之刀 >> 卷五

青良背后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被夜风一吹,一头的冷汗倏地蒸发,叫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却不敢相信,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 一道惊雷压了下来, 像是一把利器,蓦地划过夜空, 片刻后, 仿佛压抑着什么不祥的雷声,才从大地深处隆隆地传响开来。

从没有人在这样冷的天气里听到过这种仿如盛夏的雷,青良简直怀疑这是在预示着什么, 他忽然连滚带爬地从地上滚了起来,大步奔向了最外层大关的城楼上, 焦急地往下望去, 可是阴沉沉的夜色中,他什么也看不见。

天色愈加凝重, 长安挂在几乎垂直上下的山壁上的藤蔓上,意识已经有些昏沉了,那石破天惊一般的雷声正好惊醒了他, 他一激灵, 这才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松了, 险些吓出一身冷汗来。

长安脸上烧出来的红晕已经褪下去了, 不知怎么的,惨白得就像是光泽暗淡的瓷。

他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一阵子,每一下心跳都像是跳空了似的,整个胸膛都跟着没上没下起来,这叫长安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闭上眼,将藤蔓缠在身上,没受伤的手掐住了另一只手的无名指——这是阿叶告诉他的方法,也不知是真管用,还是他的心理作用,过了片刻,长安似乎觉得自己好了一些。

他睁开眼睛,微微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肩膀和胸口,继续一声不吭地往上爬去,他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那再一次险些要了他的命的潭水。

随后,细密的雨打了下来。

近海的地方比内陆的冬天好过得多,可毕竟还是天冷,冰冷的雨丝细密地落了下来,里面好像夹杂着冰一样,打在皮肤上,人不一会就冻得没了知觉。

长安没理会,他就在这样寒冷的夜里整整吊在山崖上一宿,直到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云散开,第二天破晓的时候,他的手才第一次扒住那崖顶的石头。

长安一身的青紫伤口,连下巴尖上都蹭破了一块皮,他几乎吃不住力气,努力了三四次,才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手腕上刮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几乎是在双腿着地的刹那,他就倒在地上动不了了,连解下藤蔓的力气都不剩了。

他卷着成年人手腕那样粗的藤,不自觉地蜷缩了起来,躺在柔软的泥泞上,一股微微发腥的泥土的气息涌进他将要失灵的嗅觉里。

长安觉得自己筋疲力尽,简直一闭眼就能睡死过去。

可是他没有闭眼。

在这里闭上眼是什么后果,他一点也不想知道,长安缓缓地调动着自己的呼吸,十次吐息以后,他抽出腰间的小刀,顺着藤的脉络将它们一点一点地从自己身上割了下来,然后手脚同时用力,摇摇晃晃地将自己从地上撑了起来,却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时,脚下就一软,他又跌了回去。

“我可真像条死狗啊。”长安颇为自嘲地想道,他没受伤的手撑在地上,另一只蜷缩在身侧,只有手肘吃得住力,手腕落地的时候又窝了一下,钻心的疼,然而此时,疼痛反而是好的,叫他不至于麻木。

他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吐出的呼吸都是颤抖的,任是谁看到他这个样子,都会觉得他已经没力气了。

然而人怎么会没力气呢?长安始终是这样想的,哪怕是他落到这样凄惨的地步——他依然不觉得自己是落到了绝境,依然觉得……只要不当即就伸腿死了,他总是能挤出足够的力气来的。

长安不知跪在地上多久,才重新咬紧了牙,这使得他两颊都绷紧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露出在皮肉表面上。

“他娘的,”当他气喘吁吁地重新站起来时,心里愤怒地想道,“就是剩一口气,我也非宰了那阴阳怪气的东西不可,不然死都闭不上眼。”

这念头在他脑子里飞快地一闪而过,以至于片刻后,长安都被自己气笑了。他知道自己应该找个躲雨的地方,把身上的伤病好好处理一下,然后等着自己那边的人来救,卡佐应该会平安回去,有他通风报讯,华沂好歹应该知道自己的大致踪迹。

可他依然还是做不到,哪怕一千个一万个不对,也抵挡不住他眼下想拿荆楚的脖子磨刀的欲/望,长安觉得因为这样的脾气,他从小到大仿佛就没做过一件别人眼里正确的事。

长安用破破烂烂的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头眨了眨眼,一颗雨水从他浓密的睫毛上低落下来,就好像落了一颗眼泪似的,不偏不倚地滴到了他已经没有知觉提不起一点力气的右手腕上。

然而片刻后,他便面无表情地提刀就走,脸色冷漠地仿佛那伤了的右腕压根就不是长在他身上的。

且说那随军的布冬之子茗朱,这还能称得上是一个年轻人的男人跟在华沂身边,始终是不动声色,口不多言,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等到出发的时候,他已经几乎将前因后果都给弄清楚了。

若是平时,以华沂思虑之细致,肯定会因为卡佐的缘故,将他的仇人布冬之子与路达一路留下,只是华沂表面上镇定如常,其实早已经心乱如麻,外加茗朱一直做小伏低,跟在他身边如同一个透明人,华沂竟然真就将他给忘了。

茗朱兴奋地连觉也睡不成了——他没有等到远在内城镇守的老父布冬的回信,踌躇满志地混在一群磨刀霍霍准备杀敌的兄弟们中间,准备着如何不动声色地干掉卡佐。他不但想要干掉卡佐,还想要让他死得痛苦之至。

半夜,他披衣而起,手下的奴隶挑开了临时的帐子,将他的工布朵让了进来。

茗朱眼眉一挑,问道:“怎么?”

他的工布朵笑道:“你该是料到了,路达骗过关守,跑了出来,应该是正往这边来。”

“骗?”茗朱倏地一笑,缓缓地说道,“我叫人故意放水将他放出来的,还有那外使给他塞的东西,当别人都是瞎子么?若不是我替他遮掩,哪有这样容易过关?”

他的工布朵怔了一下,随即摇头道:“你啊……与你父亲真是一脉相承,老谋深算。只是……你不怕这些小动作落到王的眼里?”

“你没瞧见王已经快不分东南西北了么?”茗朱道,“自从看见那外使传来的纸条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我怀疑是城主出事了。”

他的工布朵吃了一惊,微一转念,便有些担忧地问道:“你可确定了?那位城主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他这一去失了踪迹,还落入敌手,难道我们碰上个硬钉子?若是此时我们有动作,影响了大局如何是好?”

茗朱与他的工布朵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可谓不深,可是总觉得他的脑子有点不清楚,说话办事都没什么条理。

但他还是不愿意伤了彼此的颜面,因而耐心地解释道:“那倒没什么,根据当年传过来的消息,他们占地不过是那边山谷加上山阳一带的林子,能有多少人,你自己估算也估算得出,我们又是多少人?何况我听说那位首领本人便是亚兽,从而也偏信亚兽,难道比得上我们这支全是兽人的队伍?世上像海珠城主一般的亚兽能有几个?小节而已,不伤大局,你实在是多虑啦。”

茗朱的工布朵听了,略微放下一点心来,可是不知为什么,听着外面远远近近的闷雷声,他总是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一样。

而第二日晚上,就在距离那传说中主帐所在地越来越近,只剩下不到一天的路程、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的时候,路达悄无声息地在茗朱的故意放水下,赶上了他们,并且潜入了茗朱的帐子,两人合计一番后,路达乔装而出。

转过身的时候,路达眼底一片冰冷——茗朱把他当傻子,想利用自己去对付卡佐和自己队伍中黑鹰的残余势力,那么正好将计就计……他要为阿姝和自己报仇。

华沂这一宿,却是夜不能寐,好容易到了半夜睡着了,又不知做了什么梦将他惊醒过来,他猛地坐起来,脖子上一松,一声轻微的落地声响起。

华沂低下头,却发现当年长安送给他的、被他一直穿着线挂在脖子上的珠子不知什么时候断了线,圆润的珠子滴滴答答地滚到了地上。

华沂心口一凉,盯着那颗珠子,几乎连气也要喘不过来了。

随后,他忽然穿上衣服,也不去管断了的线,只是捡起珠子贴着心口放好,大步走出去,惊动了门口的侍卫。

华沂面沉似水地吩咐道:“把人都叫起来,我给一炷香的时间,到我这里集合,连夜赶路,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侍卫呆了一下,迅速领命去传令。

华沂将手按在心口上,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在不知不觉中做出了和路达一样的动作……仿佛是那些挂在心口上的东西,就能让人感觉到来自自己软弱的心的力量一样。

喜欢兽丛之刀请大家收藏:(www.rwenw.com)兽丛之刀燃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 - 兽丛之刀txt下载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

猜你喜欢: 我在古代建设领地繁花锦绣不及你不小心攻略了男主师尊寻找异能之主修罗姬我怎么成了贾元春龙凤双子:谁敢动朕的皇后七爷换亲后我成了亲姐姐的对照组老婆是只仙女喵我在横滨收集信仰烈火浇愁上神徒弟是病娇尊主她要当反派红楼之夺爵[快穿]逆袭成男神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元希修真录大佬们为我火葬场位面餐厅[经营]长蓁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凤御九州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极品女仙
完本推荐: 仙葫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粉妆夺谋全文阅读半生逍遥(GL)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富贵不能吟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全世界最甜的你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嫁给一个死太监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材料帝国全文阅读庶香门第全文阅读我只想安静退个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红楼春我只想自力更生武炼巅峰从武侠剧开始逆剑狂神镇世武神魂帝武神亲手养大的纸片人要娶我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洪荒:震惊!原来我是隐世圣主清微天尊最强小农民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星球大战:白银誓约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八零甜妻萌宝宝召唤师他从不落单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老子是最强皇帝剑卒过河精灵之走向巅峰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星空流浪汉大秦:我的老婆是惊鲵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众神世界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快穿)炮灰的人生

兽丛之刀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丛之刀txt下载手机版 - priest的全部小说 - 兽丛之刀 燃文网移动版 - 燃文网手机站